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悠闲乡村直播间 > 第309章 赢了别想跑,压寨女婿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178dy.cn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刀定位,这是要雕罗汉头吗?”张老清楚,一上午时间想要雕刻复杂的器物,绝无可能啊。

  两人肯定选着简单,一雕刻简单,二完整出彩的物件来,桃核最是适合雕刻竹篮,当然这竹篮一定要有一定艺术水平。

  曹盖和张老昨天就商量过,雕刻竹篮,本以为李枫同样会选择雕刻竹篮,这样的话,曹盖完全有信心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让李枫吃瘪。

  “五刀定位?”

  曹盖转头一看果然,这小子有底子啊。“雕刻罗汉头?”

  “不对?”

  突然曹盖愣住了,这定位距离这哪里是雕刻罗汉头啊,这是雕刻罗汉或者说达摩,这是整体雕刻。这么短的时间,这小子疯了吧,曹盖哭笑不得。

  只是一打盹的功夫,曹盖愣住了,李枫手握刻刀,速度快的惊人,这速度至少是自己数倍,这怎么可能,要知道曹盖可是雕刻高手。

  这眼光还是有的,这怎么可能,很快李枫竟然就清理了桃核的表皮,开始微雕,没错微雕,曹盖又是一愣,这小子还会微雕?

  其实核雕算微雕一种,只是微雕里还有一种极限的微雕,曹盖发现自己有点小瞧了李枫,暗叫不好。“怎么回事?”张老发现曹盖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张老手里有活的,大小财门第一个练的就是眼光,没有好眼光想要观察人事物,可做不到坑蒙拐骗,这不光光心里战术,还有外边好眼光辅助。

  眼光对于财门来说,那是第一位要掌握的,张老这会就发现问题。“好快的刀,好犀利的刀法啊。”

  大大小小将近三十把刀子,在李枫手里飞快的替换,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脑中早有形状,此时只是把脑中形象雕刻出来即可。

  “这速度,枫子竟然又进步了,还要不要人活了。”

  “坑了啊,枫子这下可是坑坏了这个老头啊。”

  “真当占便宜啊,不知道掉进大坑里了。”

  “枫子速度至少比老头要快三倍。”

  不光光直播间观众看出来,围观的寨子里普通村民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李枫太快了,相对曹盖速度慢许多,更是令人惊讶李枫雕刻的形象越来越清晰。

  相对曹盖的还在挖篮口,这一对比,尼玛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李枫是个高手。“爷爷绝对不会输给大坏蛋的。”曹蕊看着李枫手里变幻的刻刀和一手雕刻功夫,真漂亮啊。

  只是爷爷怎么办啊,太快了,速度太快了,太恐怖,怎么可以这么快啊。曹蕊真正学习过核雕,比这里多半人都要明白。

  聊城苦笑。“这一局,曹老头想要赢下来,难了。”

  杨康点点头,现在算是看出来,李枫提出比试核雕,这明显就是一陷阱啊,曹盖和张老还当好事,乐滋滋的跳进去,现在想要上来都不可能了。

  张老苦笑,现在只是希望曹盖加把劲,别输了这局,最不济能个平手,要不然可就没有的比了。时间一分分过去,将近是十二点了,李枫手里的罗汉接近完成。

  曹盖只是雕刻出篮子的大体形状,只是这一对比,简直惨不忍睹啊,李枫罗汉无论是雕刻技法,还是身形体态,亦或是表情神态无不活灵活现,颇有神韵。

  完全是一件上佳作品啊,对比曹盖这边桃篮,只能算是不错,甚至有点普通。“我这尊罗汉是仿照明朝核雕大师之作,不知道曹老伯看着如何。”

  “好了?”

  曹盖一愣,转头看着摆放在面前的罗汉,愣了愣苦笑。“后生可畏啊。”

  “爷爷。”

  曹蕊觉着爷爷一下衰老好多,似乎一股气随着这句话消散了。“张老,这一局是我的大意了。”

  “哎,遇到这样年轻人,你我奈何啊。”

  张老现在啥也不说了,人家五局没输一场,这样年轻人,要在过去那肯定要名扬整个湘省九流圈子的天才。“小伙子,不知道,你这核雕和何人所学啊。”

  “只是一爱好,自学的。”

  李枫笑说道。

  “尼玛,每次听到枫子这么说,我都都要一头撞死的冲动,不要太打击人啊。”

  “习惯了就好,这货天生就是打击人的。”

  直播间观众都麻木了,不过还是有不少人扎气球来画圈圈,一时间直播间全是气球爆破声,倒是极其震撼啊,不少人跑骚的观众都傻眼了。

  这尼玛见过最多气球的直播间就是这位了,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么多观众一起扎球球啊,画圈圈啊,简直太神奇了吧,等留下来看了一会,竟然跟着一起扎气球,这货太装逼了。

  “自学?”

  曹盖和张老全傻了,自学,怎么可能,这简直太可笑了,一个专研核雕数十年的老人竟然输给了一个自学核雕的年轻人,这简直,曹盖差点没一鲜血喷出来。

  “爷爷,你没事吧?”

  曹盖摆摆手,胸口闷闷的。

  “坏蛋。”

  “别不懂规矩,先着李小兄弟道歉。“

  “对不起。”曹蕊说话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没事,小孩子。”

  “你才是小孩子。”说着曹蕊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就跑。

  李枫心说,这是啥么情况啊,自己怎么了。

  “我去,这是怎么了,枫子你欺负人了,还是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李枫心说,我屁事没干啊,说了一句自学成才怎么了,这丫头怎么回事啊。“抱歉。”曹盖苦笑,这个孙女被自己惯坏了。

  “没事,小孩子嘛。”

  李枫笑笑。“这一局要不算平局如何?”

  “小兄弟,这一局我输的心服口服。”

  曹盖说道。“山货份额让你一半。”

  “不用,不用,三分之一即可。”

  李枫还真吃不掉这么多,渠道不多,游客和鸿蜃楼,再说本钱不够。

  曹盖哈哈哈大笑。“好好好,李小兄弟果然是大度,如此说好了?”

  “说好了。”

  李枫笑说道。“我对六门一直挺敬重,小时候就常常听姥爷说起诸位事迹,这次能侥幸打个平手,小子不知道多自豪和骄傲呢。”

  “小兄弟太谦虚了。”

  曹盖笑道。“不知道令姥爷是?”

  李枫爆了张老实名字,张老一听笑了。“原来是那小子啊,难怪难怪,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张老和张老实竟然认识,年轻时候还是不错朋友呢,真是想不到啊,这下说话活络多了,中午李枫少不了喝了些酒,下午告辞离开。

  曹盖和张老等人一直送到村口,李枫唱着山歌,坐在二师兄背上晃悠,微醉吹着山风感觉简直好极了。“再走一段就是瞿家岭,总算办完事情了。”

  “木屋也快上梁了吧?”

  李枫闭着眼想着,突然二师兄一声惨叫,李枫就觉着一阵摇晃,掉落在地,尼玛怎么回事,出车祸,不对啊,这是山里,抬头一看,二师兄进入陷阱网。

  自己四周也站满了人,李枫晃悠一下有点晕乎脑袋抬头看过去。“是你们。”刚说话,砰地一声,李枫眼一黑,最后意识尼玛谁打我啊。

  直播间一阵晃悠,怎么回事。“枫子怎么了?”

  “你们遇到山贼了?”

  “不对?”

  “好像是瞿家岭的人啊?”

  “尼玛,你们说,不会是抢着李枫回去当压寨夫人了吧?”

  “要压寨那也是压寨女婿啊。”

  “咦,直播间又能看了。”

  “什么?”

  是阿毛转换过来的视线,李枫被几个人抬着。“姐姐,这家伙真有你说那么厉害吗?”瞿春撇撇嘴,瞅瞅被自己一棍子敲晕的李枫,没多厉害嘛。

  瞿冬笑说道。“那是中午喝了酒,我打电话问了曹伯,中午李兄弟至少喝了二斤苞谷酒。”

  “我去,真是瞿家人啊,这是干什么绑架吗?”

  直播间观众一个个嚷嚷报警,不过被我是穷B阻止了。“再看看情况。”

  “姐姐竟然会喜欢这家伙。”

  瞿春鼓鼓嘴,这是一个大坏蛋,瞿夏骑着枣红马。“只是履行誓言而已。”

  “切,这都什么年代了。”

  瞿春撇撇嘴,挥舞手里大木棍,这个大人真好运,一敲一个准。“瞿春,别挥了,我看着脑子发胀。”瞿秋苦笑,这丫头怎么喜欢用木棍敲人啊。

  直播间观众,这会听明白了,这人是瞿夏召集人布置的陷阱,这边还和彝寨这边联系好了。“尼玛,你们说要不要报警?‘

  “报个球啊。”

  “这是抢亲而已,湘西这边习俗。”

  “真的假的,现在还有吗?”

  “个别少数民族还有,不过和过去不一样而已哦。”

  “枫子竟然被抢亲了,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尼玛,不对,这怎么还能直播啊?”

  “枫子买的无人机太厉害了吧,难道还有自动跟踪程序不成。”

  “或许枫子设定的吧。”

  “管它呢,有好戏看就成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你说枫子醒过来要知道事情经过会怎么样,尼玛,越想越有意思啊。”

  “那个佳佳怎么办?”

  “对啊,这么看戏,是不是太过了。”

  “没事,等好戏看完了,我们就报警。”

  “对对对,这个主意好,到时候让佳佳去美女救狗熊啊,那更热闹了。”

  我是穷B几个没一个好货,满脑子坏主意,其他人跟着起哄,好家伙,直播间一群人还打赌,枫子会不会真成压寨女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