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帝火丹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何谓神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震惊、不解、疑问充斥在每个人的心头,在场之中,除了宋立再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甚至于就连关云河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

    不过对于莫沧海、宁浅雪等一众人来讲,明白或者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战局发生了逆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成了有利于宋立,这就足够了。

    他们反倒是淡定下来,停留在原地,不再向上飞掠。

    与他们相比,另一边的苏坦却无法再淡定了,他和关云河是一起的,绝不能看着关云河就这样死,他要在宋立真正动手之前,救下关云河。

    只可惜,一切都计算在内的宋立,不会给苏坦这个机会。

    “哼,星云界很大么,星云界的人很强么,在本城主面前耀武扬威,本城主管你是哪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耗尽真气的滋味非常痛苦吧,没关系,很快你就感受不到这样的痛苦了,去死吧。”宋立轻笑喃喃道,但是听在关云河的耳中,每个字都好像是从死神口中蹦出来的一样。

    他现在很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同苏坦一同出手,如果他们两人一同出手,即便没有看出宋立一直在演戏,陷入了他的算计,应该也不会沦落至此。

    他也绝对没有想到,一趟星云锁域之行,会要了他的命。

    这星云锁域居然还有着能够要他命的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这个人居然还不足三十岁,这又如何可能?

    他心中现在还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你,你不能杀我,我乃是星云界关家之人,你要杀了我,关家定然不会放过你的……”刚刚还十分狂妄的,看所有人都仿佛看蝼蚁一般的关云河,此时在宋立面前却变成了蝼蚁一般。

    实际情况其实也是如此,宋立体内的气息现在已经全部回复,反倒是他体内的真气已经全部消失,在宋立面前他不是蝼蚁又是什么。

    “是么?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关家到底好不好惹……”宋立撇嘴道,旋即也不再犹豫,因为他看到,苏坦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过来。

    一拳,对于宋立来说只是轻轻的一拳,破空而出,之后便听得“砰”的一声,旋即红芒溅射,不久前看谁都一副不可一世模样的关云河尸骨无存。

    他可能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在如此“轻飘飘”的一拳上。

    “不可……”苏坦大喝一声,却为时已晚。

    “你……你真的杀了他?可恶……”苏坦继续大叫道,关云河身死,那他们私自进入星云锁域的事情便掩盖不住,他也不能掩盖,是要一五一十的同关家说清楚的,到时候自己也肯定会受到不轻的责罚。

    “他死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宋立轻轻双手相互拍打了下,意味深长的朝着苏坦说道。

    苏坦停下身形,目视宋立,沉吟了一会,少许思虑了一番。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名叫宋立的小子虽然修为才渡劫期三层而已,但是那诡异且强大的气息,太过难缠,尽管关云河身死,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轻敌中了这小子的局,但是就算是实打实的战斗,这小子也不好对付。

    眼下深处星云锁域,他自己没有一个帮手,反倒是这个宋立,可有着无数的帮手呢,情况对于自己太不利了,自己再与他交手,即便再小心,自己这条命也是极有可能会留在这里。

    “哼,等着关家找你吧。”苏坦冷声道,这话说完,转身飞掠而起,几乎瞬间便消失无踪。

    “哼,老儿莫逃,与我宋立为敌还想逃……”宋立大喝着,嘴上这么说,但却没有任何追击的动作。

    许久过后,宋立感觉苏坦的气息已经彻底的消失,不禁长吁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才彻底的放下来。

    气息耗尽,再完全凝聚吸收,丹田在掏空与盈满之间,岂会没有任何的影响,即便是混沌之气,虽然可以极快的被丹田重新吸收,不用像是普通真气那般缓慢炼化,但是也是需要一段时间才可能彻底的稳定住的。

    宋立现在虽然能继续战斗,但是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全盛状态下的八成,杀死一个真气耗尽的关云河可以,但是要战胜同样是渡劫期六层的苏坦根本不可能,不但没可能,而且一经交手,苏坦会马上知道自己现在气息不稳的,到那个时候,苏坦不趁机杀掉自己是不会离开的。

    …………

    星云界,北域。

    北域之寒,冠绝天下,这是星云界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终年不散的飘雪与寒风,成为了北域标签之一。

    但是北域更加重要的一个标签,便是北域的四大家族。

    这四大家族乃是北域的霸主,即便放在整个星云界也是声名赫赫。

    而这四大家族其中两家,更是占据着整个星云界最强的十大家族中的两个席位。

    其中一家,便是关家。

    这样的一个家族,就是一个庞然大物,族中同姓的外姓的,诸多人口就加在一起,足有百万之众,所管理的地域广大,近乎于整个北域的三分之一,治下的人口不计其数。

    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自然需要一个强大且强硬的掌舵人,这个人便是星云界名声赫赫的关胜天。

    此时的关胜天正在处于闭关之中,别看他是整个关家的实际掌舵人,但是事实上平时需要他亲自打理的事情极少。

    像是关家这样的家族,从上到下,有着自己的一套管理系统,每个人都各司其职,没有天大的事情,关胜天根本不用理会。

    他所需要做的,也是各大家族的掌舵人都需要做的,就是保证自己的实力足够强,用以震慑族内的有心人,与族外那些不安分人,只要做到这一点,其他一切事情自当有人大礼,一切有条不紊。

    关胜天闭关,根本没有人敢去打扰,任谁都知道,修炼之人最忌讳被别人打断,没有重要的事,哪里有人会去触这个霉头,可是现在关云清却不得不这样做了。

    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天大的事。

    “族长,族长,开门啊,大事不好了……”关云清略显慌忙,连声喊道,一边喊着一边敲着石门。

    “哼,何时如此惊慌,你不知道没有大事,不可惊扰我清修么?”关胜天何等的耳力,还没等关云河敲几下,他便听见了。话语之中难免带着些许的训斥之意,不过还是心下一动,解开了石门上的禁制,让石门打开。

    “父亲不好啦,云河命牌碎了,可能已经死了……”进入石室,关云清二话不不说,开门见山的禀报道。

    关胜天虽然是关家族长,更是他的父亲,所以也只有他敢如此打断关胜天闭关。

    “什么,你说什么……”关胜天大喝一声,显然还不太给敢相信关云清的话。

    关云清抿了抿嘴,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和关云河一样,同为关胜天的儿子,他太清楚关胜天如此宠溺着他们,尤其是在当年他大哥为了所谓的朋友之情,公然违背了家族利益,忤逆了他的意思,后来同端家两兄弟一起被禁锢在星云锁域后,对于他自己和关云河便更加的宠溺,如今关云河身死,关胜天究竟会多愤怒,关云清连想都不敢想。

    “父亲,三弟命牌碎了,可能死了……”关云清无奈又禀报了一遍。

    命牌碎了,不是可能死了,应该就是死了,关云河何尝不知道,只不过这时候他不想把话说的那么死。

    关胜天的双目瞳孔之中,瞬间好像能够冒出火来,整个石室都因为他突然生出的怒意看似颤抖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关胜天厉声问道。

    “是这样的,这十年乃是我关家和苏家看守星云锁域出口之期,当年的约定父亲你也知道,需要一名族中嫡系亲自带人前去看守,云河便说这十年他亲自带人去。可是这还一年不到,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关云清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的说出来,不过说实话,他现在也是一头的雾水。

    关云河可是渡劫期六层的修为,论及实力,在星云界也算是上等了,能够是他对手的人,可是不多,况且人人都知道,他是关家之人,谁有敢招惹他。

    “苏家?问问苏家这次同云河同去的人是谁,若是这件事同苏家有关,老夫不介意,将整个苏家给灭掉。”关胜天喝道。

    “好,我这就去办,不过想来不太可能,这样吧,我亲自前去星云锁域的出口以及苏家探查,定然问个清楚……”关云清道。

    关胜天点头,旋即冷冰冰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动我关家的人,敢动我关胜天的儿子,让我知道,我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即便是关云清,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赶紧领命离开了这一间石室。

    关家如今在星云界虽然称不上是第一大族,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公然与关家为敌了,别说是直系关家之人,就连那些攀附于关家的外姓人,已经有很多年无人敢惹了,可以说整个关家现在正是盛极一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关云河突然暴毙,这无疑于活脱脱的打了关胜天的脸。

    关胜天向来霸道至极、说一不二,最重脸面,有人动他的后人,他当然会愤怒异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