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帝火丹王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事态变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嘭。

    稚奴的怒喝声未落,爪风轰在地上炸响声就传了过来,气浪滚荡,瞬息间横扫方圆数百余丈。

    青影这一击不但突然并且十分狠辣,端的是防不胜防。倘若那些人族叛徒出手阻挡的话,还是可以挡住,只是他们现在做了稚奴的奴仆,又哪里胆敢反抗同为妖族的青影。眼见爪风袭来,根本就没人胆敢硬挡甚至反击,只是匆忙闪避。

    这么一来,就免不了有人躲闪不及而被爪风扫到。

    青影本就是妖鹰,身上最锋利的就是一双爪子,因此别看她的双手白白嫩嫩,彷如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可是战斗时却犀利异常,丝毫不逊色于飞剑。只要被其爪风扫到身上,轻则血肉模糊,重则骨断筋折。

    啊啊啊的惨叫声中,少说有两人被抓碎了腿脚,倒在地上挣扎嚎叫,还有一个更倒霉的直接被爪风击中了后背,当场半个身子就没了。

    这么一下来,侥幸逃脱的那些人族叛徒全都不敢靠近了,他们可不想两个妖族打架他们跟着遭殃。

    只是既然做了妖族的狗腿子,又岂是他们不想上就能够不上的。尤其是稚奴见到了青影出手狠辣之后,更是怒火勃发,厉声道:“给我杀了她。”

    尽管稚奴跟青影的实力相仿,同为妖兵,但是论战斗力,稚奴可就差得多了。这跟她们的出身有着很大的关系。要知道青影成妖之前乃是迎击风雨,翱翔天际的鹰,而稚奴不过是在地上溜溜达达的稚鸡,哪怕她偶尔也会飞,可是跟搏击苍穹的鹰却是根本没办法比的。

    正因如此,两者就算是成了妖之后所走的路子也都迥然不同。青影更倾向于战斗,因此武力更强。而稚奴却是擅长魅惑,弄了一群人奸在身边充当保镖,轻易是不肯自己动手厮杀的。尽管这并不足以说明稚奴的实力就很弱,但也绝对强不到哪里去。

    刚才青影的攻击虽然没有伤到稚奴,可是也让她颇为灰头土脸。这也是她如此恼火的缘故。

    怒喝声中,稚奴信手挥舞,一条五彩长绫就朝着青影缠绕了过去。

    待在光罩之内的三人本来都已经绝望了,全都以为等到摇摇欲坠的光罩崩碎之际就是自己等人丧命之时。不想就在这时候青影却杀了出来。当他们全都以为她多半是妖族的帮手时,万没想到的青影竟然跟稚奴等人厮杀了起来,并且一出手就是狠辣杀招。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莫非是妖族内讧?”

    “希望他们杀个两败俱伤,这样咱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

    三人低声交谈时,眼睛却一直都在紧盯着青影。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死里逃生的希望。

    当看到稚奴挥动五彩长绫从背后偷袭青影时,其中的一个男子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小心背后。”

    青影已经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袭击,只不过此时的她正在那些效忠于稚奴的人族叛徒们猛烈围攻,以至于根本就抽不出一丁点的时间来闪避或抵挡,结果只能鼓荡自身妖力,想要硬生生承受这次攻击。

    不得不说稚奴这一次偷袭虽然不大光彩,可是出手的时机和角度都十分刁钻,不但令人防不胜防并且就算发现了也无可奈何。

    咻。

    剑啸声响起之时,蓝紫色的光芒闪过,正劈在了距离青影不足尺许的五彩长绫之上。

    这一剑自然是来自于宋立。同样是将时机拿捏的妙到极点,嘭的一声巨响中就把足以将青影一击重创的五彩长绫生生劈开。噼里啪啦响声中,电光四射,气浪滚滚,那五彩长绫也随之倒卷回去,仿佛是一条被挑飞的毒蛇似的。

    “你是什么人?”稚奴没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会被人挡开,并且看对方的样子还分外轻松,一副留有余力的样子。这让她在暗暗震惊之时又免不了好奇宋立的来历。

    尽管稚奴跟青影是敌非友,但越是如此她反而比常人更了解青影,因此她也相当好奇出了名傲慢的青影收服的人族修炼者究竟是什么来路。尤其是当她发现其实力相当强大时就更加好奇心大盛了。

    “杀你的人。”宋立随口胡说之时,雷剑已经在其心念催动下继续朝着稚奴猛攻而去。不仅如此,就连风剑也是嗡然作响,青光大放,盘旋飞舞,一副瞅准时机就会发动狂暴一击的架势。

    如此一来,哪怕风剑始终悬在空中,也足以让稚奴以及投效她的那些人族叛徒们造成相当大的心理压力。因为一把剑插在剑鞘中时原本拔出来后更加可怕。

    “不肯说。”稚奴没想到宋立的口风这么严,不禁一阵不爽,冷笑道:“那待会儿我就让你想说都说不出来。”

    呼。

    尖利的啸声响起,一道五彩斑斓的长绫猛然出现,如同一根柔软的花枪似的,径直朝着宋立的咽喉处刺了过来。

    这跟五彩长绫跟之前那根并不是一根。很显然,这样的法宝稚奴不仅只有一根,像是此时此刻使用出来,着实是刁钻突然,令人措不及防。

    幸好,宋立早有防备。青光一闪,嘭的一声炸响,本来刺向宋立的五彩长绫还没等到达他身前丈许处就被风剑给硬生生挑飞。

    宋立用剑向来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肯定是剑势连绵如同长江大河之水滚滚荡荡。此时同样如此,风剑挑开五彩长绫之后根本就没有停止,而是顺势前冲,嘭嘭嘭三声炸响中全都劈在了那五彩长绫之上。

    这五彩长绫上光芒闪烁,妖气缭绕,一看就是稚奴精心炼制的法宝,品质自然不差,但是论坚硬却无法跟风剑相提并论,因此一连承受了三剑连击后就变得光芒暗淡,大不如前。倘若再被连劈几剑,极有可能会直接崩毁。

    可恶!他的剑法怎会这样厉害!稚奴吃了暗亏,心中暗骂,想要找个手下来帮自己分担压力,可是偷眼一看禁不住面色微变。原来跟青影斗在一起的十来个手下现在只剩下了一多半,余下的全都已经倒在地上成了尸体,并且死相都十分凄惨,可见青影下手多么狠辣。

    真是一帮废物,要紧时候竟是帮不上我的忙!稚奴心里暗骂之时也不指望他们能够帮上自己,转而全神贯注的应对宋立的双剑攻击。

    稚奴能够晋升为妖兵,实力当然不会太差,现在全力以赴,但是跟宋立的双剑打了个互有攻守。表面看起来竟是不分上下。

    实际上,稚奴的真实战力比起宋立来要弱了一筹,因为此时宋立的双剑虽然在跟她拼斗,可是他的注意力却并没有放在面前的这场厮杀上,因为他现在正蹲在地上,给方才被倒在地上被豺狗撕咬的那人查看伤势。而方才凶相毕露的撕扯此人身上皮肉的那几只豺狗现在已经化成了地上的三团肉酱。对于这样凶残的野兽,宋立向来是不会留情的。

    这人虽然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看起来十分严重,倘若一个世俗中人受了这样的伤这肯定是必死无疑,但是对于生命力强大的修炼者来说,这样的伤势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最多就只是看起来有些可怕,只要止住血稍微包扎一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

    真正让此人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的真正原因是他所受的内伤。先前只是单纯看看外表,宋立瞅不出什么来,但是当他将手指搭在了这人的脉门上,送出一缕混沌之气进入他的体内稍加探察,禁不住为他体内经脉的状况之糟糕而皱眉不止。

    原来此人的浑身经脉要远比他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给他的感觉就仿佛是先是弄乱又直接粗暴剪断的麻绳似的,真是理不清接不上,乱到了极点。

    尽管这人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并且救他的性命对自己来说是个不小的麻烦,但是宋立此时却不打算袖手旁观更不会撒手不管,只因为这人是在跟妖族的战斗中受的伤,同时宋立更是想要在其醒来之后好好问一下,他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算你走运。宋立微微皱眉想了想,很快就有了治疗这人的法子,当即从储物袋子里拿出了个那个大玉瓶,从中取了一颗丹药出来塞进了这人的嘴里。

    之前在青云渡时这丹药之所以倍受吹捧,甚至有些人不惜重金购买,就是因为宋立所炼制的这瓶活经丹服用后不但能够治疗伤势,并且可以滋养经脉,同时也可以快速恢复体内损耗的真气。换句话说,这丹药纯粹就是用来在危难之时救命的。

    打个比方,当你遇到强敌,身受重伤,经脉受损,并且力量即将耗尽之时,有了这颗丹药在手,会在短时间内恢复至少五六成的实力,如此一来就很可能翻转局面,那么这样的丹药你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弄一颗备用?不管问谁,答案都是肯定的。

    宋立原本就是为了自己才炼制的这丹药,其药效自然不会差到哪去。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用,就用在了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身上。

    不过宋立却并不觉得可惜,因为救人性命本就是做善事,就算是再多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等到丹药进了那人的嘴,宋立伸手并指在那人身上的穴道之上点了数十下,以此来激发刚刚进入他体内的活经丹药力,同时也为了引导药力进入其身上受损严重的经脉处。随后宋立又借着药力,双手不断在其身上点击,按压,将一缕缕混沌之气送入其体内,帮其理顺经脉并重新连接起来。

    此事说来简单,做起来却着实不易。况且宋立还得分心操纵风雷双剑跟稚奴斗战,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