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寒门祸害 > 医路坦途 > 356 分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寒门祸害]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烧伤感染是目前威胁患者生命的主要因素,我国三所军区医院已经给出了参考指南,烫伤患者死于感染的占52%,且美国辛辛那提烧伤中心报道,大面积烫伤患者死于感染伤员的占75%。”张凡张嘴就来,这些数据都是当年转皮肤科的时候肝来的。

    医学算是理科,无法在手术或者无法在治疗上说服对方的时候,只能靠数据。这些数据,如果不是特别准备的,一般的医生想张口就来,是很难的,治疗用不上这些数据,这就是医生和学者的区别,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扯淡,想当好一个医生,真的不容易。

    “这和使用抗厌氧菌的抗生素关系不大。我觉得这个三连抗生素使用抗厌氧菌,是浪费,不仅占用通道,且容易造成耐药性。”军队医院的医生直接打断了张凡的话。

    理念之争,看起来好像很是温和,其实这里面刀光剑影稍有不慎就能致命。抓住一个点,直接就能推翻你的全部,然后就是倒推责任。

    人命关天的事情,一点点小事情就能放大到普通医生无法承受的地步,何况这位伤员还是一个英雄呢。

    欧阳觉得不对,她转头看了看自己医院的医生,意思很明确,帮场子!她了解张凡,外科非常厉害,但是内科一般,一个心内科弄的张凡都快崩溃了。

    而且她太了解这种事情了,稍有不慎就是后患无穷的事情,她担心,张凡太年轻了,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一个单位,特别是医疗单位,如果没有特别的竞争,其实非常的团结,你帮我,我帮你,在这个特殊的行业谨小慎微的慢慢走着。

    呼吸科的主任,居马别克刚要说话。张凡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稍等片刻。然后,张凡继续说道:“有腐必有菌!虽然烧伤多为杆菌。但是,使用光谱抗生素后,效果仍然不明显,为何?就是因为遗漏厌氧菌。”

    “你说这话有根据吗?有实验室数据吗?这话从何而来,这是治疗、这是人命,不是你信口开河的。”军队的其中一位医生开始有点上纲上线了。

    其实这个事情,怎么说呢,我国的烧伤科走的弯路太多太多了,相对于其他科室,这个学科真的不容易。

    早年间的欧美封锁,特别是牵扯到有关战争的东西,对于我国封锁的那个严密,真的无所不用。当年,我国在南部的一场战争,大量的战士被烧伤。

    整个医疗系统,特别是军队的医疗系统,算是前赴后继,各种的想办法,也能说无所不用其极了。

    比如全面清创,伤员入院后,集合多名外科医生,全面的对病人进行清创,结果还是不行,感染照样。

    然后就是无菌隔离,相当严格的无菌隔离,进入病区的医护人员要沐浴、穿戴隔离衣、口含抑菌的口香糖、进入病区的一笔、一纸都是经过严格消毒的,可感染继续。

    这些都是人命!无数战士的性命而验证的结果。

    “呵呵!”张凡面无表情的笑了笑。他真的想说有必要吗?有必要这样吗?

    “首先,人体本身就存在各种病菌。原本不致病的细菌,在这种大面积的创伤下已然变成了致病菌。而我们使用大量广谱抗生素后效果为什么达不到预想的结果,就是因为厌氧菌。美军在阿富汗战争后,他们的Telplitz研究中心明确指出,烧伤第一时间抗菌,抗生素必须首用抗厌氧菌。”

    张凡直接抛出了系统中的结果。感染,是外科系统中占篇幅很大的一门,张凡再肝外科基础的时候,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张凡这一步一步的提升,真的不是白来了。

    “这个,但是目前争论很大,占用如此宝贵的液体通道,我觉得有待商榷。”提出质疑的这位军医语气立马下降了好几个档次,没办法,对方太能肝了,如此小众的期刊都能涉猎,他无话可说。

    这种期刊也就军队烫伤科的医生看一看,因为医疗行业还有一门为战场急救,而Telplitz中心只是美军研究战场烫伤的一个小中心,他也看过,所以他说不出话来了。

    总院烧伤科的主任也惊讶了,能翻看这种期刊的医生,在他们医院都不是很多,毕竟战争好像已经远离了。

    而茶素市这边的医生几乎都没听过这个中心,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骄傲!欧阳皱起来的眉头也慢慢放开了,嘴角开始微微翘起,得意!张凡没给她丢人,不枉她为他出头。

    “看来张医生胸有成竹啊!哪接下来呢。你能确保患者渡过细菌爆发期吗?”总院烫伤科的主任发话了,直指重点。

    张凡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了。治疗,特别是这种抗菌性的治疗,因素意外太多了,就算99%的几率也不敢确保就是安全的,何况这种治疗目前还达不到如此高的比例。

    “就算不使用抗厌氧菌治疗,你能确保患者就能安全度过这个危险期吗?非抗厌氧菌的光谱抗生素就是正确的吗?”对方话音未落,欧阳直接就说出来了。

    “但是,我军目前就是这种治疗方案。”

    “哪也未必是正确的!你能确保伤员安全度过危险爆发期吗?”

    这就成了没有结果的争论,有意义还是没有意义?不知道,但是张凡可以确定的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好,先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怎么办?”总院主任的脸都气红了。

    “哼!”争论,特别是这种意识形态或者没有结果的路线争论,欧阳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总院的主任那里是她的对手。

    “病人躺在病床上,医生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现在,我命令。”欧阳反打一耙,老太太真的强势,脑子活语言犀利,一般人更本不是对手。她夺过主动权后,直接就开始下令了,根本不给你喘息的机会。

    这话一说,茶素市医院的医生全部挺身,全神贯注的倾听,总院的医生不管如何不忿,可也不得不执行,没办法,不是国军不努力,而是对方太狡猾。

    “我为组长,总院烫伤科主任、石头城医院院长为副组长,全盘负责伤员病情,做好上下协调,及时汇报的工作。

    茶素市皮肤科主任及总院烫伤科副高带领石头城副院长及其ICU主任、护士长为第一组,全力监护患者皮肤及其生命状况,24小时监护。

    茶素市呼吸科主任、心内主任、总院各位医生为后援组,及时准确的综合患者情况,预估患者病情,随时调整治疗,24小时待命。

    张凡带领其他人员为第二组,做好一切手术的准备,24小时待命。”

    说完,欧阳看了看在座的各位,继续说道:“现在,搁置争议,全力以赴。我作为目前职位最高的领导,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如果谁在抢救期间,不上心,推脱责任,不论你是哪个系统的,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躺在床上的英雄,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我们作为医生,作为最后他最后的,也是唯一希望的医生,一定不能让他寒心。上岗!”

    白大褂,众人披上石头城医院的白大褂进入了各自的岗位。

    “心率、脉搏、血压,十分钟记录一次。上激素、加大胶体补液量。”ICU中人影晃动,千里以外的消防员的家属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出发了。

    无声的泪水撒过这千里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