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医路坦途 > 357 慢慢流下的泪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尿了!出尿了!”ICU的护士长带着哭音的跑了出来。特殊隔离病房,只有一个当班的医生,两个护士。其他医生护士都在外间隔着玻璃观察。

  张凡在ICU医生休息间,睡了一会就起来了,心里有事睡不着。洗了一把脸,刚出值班室的门,就听道ICU的护士长,哭音中带着喜庆的声音。

  赶忙的,张凡跑到了ICU外间,出尿代表着机体开始恢复,循环的溶液也就是血液开始进入其他相对不重要的器官了,比如肾脏。

  “快,监测体温。”张凡赶紧的说道,这个时候更不能掉以轻心。真的,有些时候治疗其实也是在熬人,熬病人,熬医生。

  “张医生,37.5°。”一会儿,ICU的护士回报了结果。

  “不行,要清创了。现在是机体算是旺盛时刻。”张凡对专家治疗组说道。

  “是不是再观察一下,体温升高的不是很厉害。现在清创的话,大量的出血是不是会导致病情反复。这是我个人意见。”军区的一位医生皱着眉头说道。

  真的,这种权衡太扯淡了,不清创,病人得来不易的局面会被细菌吞噬了。清创,这么大面积的损伤,一定会有不小量的出血,好不容易才补上去的液体量,说不定就会崩溃。

  “怎么办?”纠结,真纠结。欧阳他们都在场,“出血你估计得有多少?”

  “200ml以内。”张凡咬着牙说道,这么大面积的损伤,要控制在这个量,太难了。

  “清创,出事我负责!我们不能眼睁睁的无动于衷。”欧阳严肃的说道,她是心内的专家,张凡说出这个量,她心里评估了一下后,下令了。她相信张凡,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这就是真正的领导,有技术有担当,而且还能替手下减轻压力。

  “这个量不容易控制吧。”总院烧伤科的主任有点不太相信,45%的烫伤面积,有多大?前胸后背加起来才是18%。

  欧阳望向了张凡,“可以,一定能保证这个量。”

  “好,那就准备清创。”

  伤员太惨了,几乎被张凡割成了肉条子。然后又被护士们用消毒液各种的清洗,焦黑色褪去了一些,但是腐败的组织也开始出现。

  这个时候的机体其实也在做着各种的搏斗。新鲜的肉芽开始慢慢的爬生,在保留血管的周边开始慢慢攀升,但是大量没办法清除的失活组织也开始培养出大量细菌,然后排出毒素,这些组织开始腐烂。

  也就是说,看谁成长的快,谁能压谁一头。面积太大,损伤太严重,新生的组织肯定不是腐败组织的对手,这个时候医生就是帮手。

  清创!对于患者来说这个治疗非常痛苦,而对医生来说,也不轻松。特别像是一些气性坏疽的肢体清创,或者糖尿病病足的清创,直接就如同是刑法,一次清创下来,估计能让病人对生命有一次新的感悟!

  一夜之间失活的组织开始朝着腐烂的趋势发展,原本应该是粉嫩的组织开始发白,如同是晾晒的还未脱水的腊肉一般,轻轻按上去就迅速的萎缩,一点弹性没有。

  这还不算,特别是靠外层的一些组织,开始出现白色脓液,散发着几乎能让人窒息的恶臭。原本清亮的液体也开始变的浑浊。

  轻轻一按伤口边缘,混合着随着失活组织脱离的焦黑粉末,如同是牛奶巧克力混着奥利奥饼干一样,慢慢的流出,太多了,慢慢的流淌竟然让人有一种用舌头去舔的欲望!

  一些有筋膜的组织,高温炙烤下内部已然失活,但是因为筋膜的韧性未被破坏。这个时候,因为内部机体的腐败,然后产气,慢慢的好像气球一样开始肿胀。

  护士快速的准备好清创包,“我给你当助手吧。”吕淑颜紧跟一步说道。

  “好。走吧。”两人进入了监护室,菲薄的一次性口罩更本拦不住刺鼻的气味。

  “先从头部开始。来,生理盐水。”张凡一手持持针捏着棉球,一手拿着剪刀。吕淑颜,拿着五十毫升的注射器,里面吸满了生理盐水。

  薄薄的脸部皮肤,好多地方早就被烤熟了,在棉球蘸洗,生理盐水的冲洗下,开始脱落,就如哪发干的火腿肠一样,发干的皮肤慢慢的脱落。

  张凡一边擦,一边说:“推慢一点,这边,这边。”慢慢的,脸部坏死的组织一点一点的清除,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脸部清除干净了。发腻的灰白色不见了,彻底的清创后,脸部肌肉开始白中带着粉,因为还剪除了不少肌肉,面颊上还有许多坑坑洼洼的缺损。

  胸部、背部,一点点的推进,一点点的清除。正常人有时候因为手部外伤出现感染说不定都会发烧,何况这种皮肤大面积损伤的病人,有一点点的腐烂都可能引起丧命,因为他的第一道防线已经坍塌了。

  最后也是最严重的地方,双侧大腿。看过葡萄胎、见过死胎、闻过各种妇科炎症疾病的吕淑颜差点没坚持住,“呃!”

  张凡转头瞅了她一眼。张凡不恶心吗,恶心,可着个东西必须得忍,越是呃逆越恶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深深的吸一口气,把这个味道让鼻腔习惯,或者带着面罩背着氧气瓶进来,再无他法。

  “恶魔!”被张凡瞅了一眼,吕淑颜都被气炸了,也顾不上呃逆了。人都是要面子的,你行我为什么不行?

  伤员的大腿直接就看不成,冒着油光,翻出的白色黄色脂肪,混着半熟的肌肉,直接就如同未做熟的手抓肉一样。

  “刮匙!”张凡闷声闷气的说道,他也不好受,脂肪有了,肌肉蛋白有了,而且温度也有了,这里直接就是细菌最喜欢的地方。连吃带拉,稍稍翻动一下,更加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面积太大了,剪刀不行,而且腐败的机体早就失去了韧性,剪刀减下去如同就是剪在豆腐脑上一样,一剪就烂。更本没有什么连续性可言。

  刮匙,其实就是放大的掏耳勺。张凡沿着肌肉纹理,一点一点的把腐败的组织刮了下来,吕淑颜站在张凡身边端着弯盘,盛放着腐败的脂肪、肌肉。

  她后悔的都快哭了,肥硕而腐烂的脂肪盛放在弯盘上,随着她的呼吸,一抖一抖的。怎么看怎么恶心。

  三个小时,原本非常基础的清创术,让两人如同做了一个超大型手术一样,满身的汗。吕淑颜都有点眩晕了。刺鼻的味道,恶心的画面,炼狱一样的场景。

  原本无法看的双侧大腿,让张凡清理的干干净净,如同是钢刷子刷过的一样,鲜活粉嫩的肌肉上面慢慢的渗出了血珠子,一颗一颗的慢慢变大,慢慢滚动。

  “真的好看!如同大理石一样的肌肉。”张凡直了直腰,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给!”吕淑颜真的忍不住了,大理石一样的肌肉,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把把弯盘塞进张凡的手里,捂着嘴快速的跑出了ICU。

  出了ICU病房,吕淑颜直接吐了“呃!呃!”早上的紫菜西红柿蛋花汤,顺着嘴角喷了出来,还有泪水,从硕大的眼睛中慢慢溢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