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南宋风烟路 > 第727章 男儿本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确切地说,从紫雨开始倾心单行的时候,七芜就已经关注起林阡那个枭雄,不同的是,紫雨带着仰慕,七芜带着繁复:是既敬畏,又好奇,又害怕,又期待,一言难尽。{吞噬小说网www.tsxsw.com}

  陇陕一带的据点都算新兴,除了少数抗金联盟的劲锐之外,大多都是当地土著或土匪,所以基本都没见过林阡,对他的了解局限于传说,但看单行、郭子建、向清风、海逐浪这帮首领都一个比一个厉害,也就自然而然更欲探索他们的最高统帅了。潜意识里,众兵将都和七芜一样,既憧憬又带着忐忑。一旦来了个跟在林阡身边的人,不管他职位再怎么低下,哪怕他就是个小侍卫,都会被大家留一下午问长问短。

  七芜偶尔练剑疲了,也会听林阡的事迹消遣。她却不爱听那些神化了林阡的传说,更热衷于真实发生过的故事。然而,连真相都是众说纷纭的。分歧大抵出现在林阡和盟主的感情生活上,一派是鹣鲽情深型,一派是政治婚姻型。前一派说主公为了主母塞北江南地找药,后一派却说,主母最后还不是跳江自尽了足以见得主母真是被伤病折磨得不想再活了。前一派说主公现在不是一直没娶吗,后一派的人就会反驳,不娶不是照样可以有很多女子投送怀抱而且还不用那么拘束了;前一派说主公为情少年白头了,后一派又有人说,白头是因为思考战事要苦思冥想当然很容易变老……

  战事?那么游刃有余的战事,还需要苦思冥想到白头?七芜对后一派嗤之以鼻,但也绝非是前一派的。七芜私以为,白头是因为报应,这跟林阡少年丧父、中年丧妻一样,是开疆辟土、杀人如麻的代价。

  所谓王者,就该付得起代价。

  战事,那如雷贯耳的战事――

  庆元三年四年,他奠定了一个遍布南宋的抗金联盟,泉州、建康、海州、夔州、黔州等地,连败金国南北前十,到现在为止南北前十还谈阡色变;庆元五年,他军麾横扫石城郡、沈家寨、魔门、黑(道)会,一举清理了西线后顾之忧;庆元六年,他俨然统一蜀川义军,并正式向坤维皇权宣战,短短一月,就将曹范苏顾彻底击溃、短刀谷实权据为己有,期间,亦毫不费力、大挫金国控弦庄、名捕门、含沙派……

  嘉泰元年,兴州都统郭杲与苏降雪、魏紫镝勾结,企图夺回统辖短刀谷之权力,趁林阡与金军作战于西南边陲发动川军事变,奈何阴谋惨败,反而给以林阡吞噬之机,他率众凯旋归来途中,顺带着就连续收了遵义军、南平军、重庆府、广安军、蓬州军、阆州军、利州军、大安军……势如破竹,仅仅半月,川黔官军亦尽归林阡所有。除此之外,西南、西北、北面边境的所有战役全都是他一手逆转。

  嘉泰二年,林阡更是在痛失爱侣的情况下,还将一场暗战和两次明争全部打胜,且是大获全胜,并与吴曦关系转圜。不仅金国控弦庄全灭、十二元神折损,且宋军开始反向侵略金朝,到嘉泰三年的如今,最紧张的已经不是南宋的哪寸疆土了,风烟蔓延在金朝境内的凤翔、临洮、庆阳诸府。

  虽然,七芜觉得这林阡随意操纵生杀很过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给南宋军民赢得了安定、尊严和希望,值得敬佩、追随甚至牺牲。

  ?

  适逢邻县招募新军。剑法小有成就的七芜,在女眷中显然坐不住了,一腔热血对单行请求,想要也加入其中。虽前军里也并非不容女子存在,但单行心中有鬼,怕七芜抛头露面久了引人耳目,毕竟离此不远就有海逐浪、向清风据点,于是不允,用越风的事为借口,对七芜说,难道忘记了还有人正在调查命案、寻找紫雨和你?

  单行原以为七芜会就此罢休,不料想过片刻七芜又过来了,换了身男儿装束,脸上抹了些泥巴,单行差点没认出来。七芜说,这样就行了。加之紫雨求情,单行便也作罢。

  七芜女扮男装混进几里以外、吕之阳和单行共同坐镇的兵营。由于紫雨的乔装技术一流而她本身武功也厉害,十天半月倒是从来没露陷过。虽说她身形娇小了些,但这次招募的义军大约都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个头原比她高不了多少,厚重战衣罩在身上,哪还看得出身体瘦弱。七芜混进人群就是个普通人,单行能分辨出她只是凭他作为师父赏给她的锟戎宝剑,切玉如泥。

  眼见如此,单行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他一直要兼管两大据点,常常分身乏术。七芜从渭源县据点跑到陇西县,着实令他不经意间便把重心往吕之阳这边偏……

  却说七芜在吕之阳的麾下磨砺,便像是从山脚慢慢往山顶爬一样,哪怕从一个寻常兵卒做起,立志先做到百夫长,然后慢慢爬向千夫长……

  倒像是天赐七芜的良机,由于义军招募过多、一时鱼龙混杂,故单行、吕之阳商量了,临时编制的几支新军队,每支都要遴选新首领。选拔人才虽说要考察综合素质,但武功这一项就太对七芜胃口――至于人心嘛,多拉拢几个小弟,给他们做几顿好吃的……

  于是,七芜又当仁不让要竞选新首领,单行得知的时候曾试图阻止,不奏效。

  单行也估计到了自己劝不住。这女人,骨子里有种好胜的固执,没武功的时候尚且会自保,真有武功起来就会有争强斗狠的欲念。现在如果再有劫狱的事,不用单行找她了,她肯定是先锋――为这事,单行苦思了好几天,不知自己教她武功到底是对是错,只能私下警告七芜,强中自有强中手,别以为首领是你囊中之物了。

  “是!师父!”七芜喜滋滋地告退后,立刻着手准备过几天的比武事宜。

  “骨子里,真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单行叹了一声,摊开名册看首领的候选人们,区区等闲,谁比得过她?“然则一个小首领,可满足得了你?”

  ?

  事实证明,满足得了。

  七芜并非追名逐利,她似乎一直在找寻一种归属感,或者说,之前她都是价值缺失,三月中旬,她终于如愿得到这个小首领的位置,便心满意足、开始领着她麾下的百十个兄弟蒸蒸日上,安于现状,不亦乐乎。

  这种人,认定了一个使命,就会坚持到底,捍卫到死,而不可能见异思迁。

  唯一不同在于――从前,是因为认定了天下,才担负了所有人。现如今,她认定的却是“师父和紫雨”、还有“弟兄们”,这么多,足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