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明鹿鼎记 > 【0850 韦总裁还要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光是让建奴发麻,更让孙承宗和蓟辽,和辽东的将领们发麻。

  他们没遇见过这样的军队,虽然没有短兵相接,但是宝军的士气和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的战场行动,留给了他们终身难忘的印象。

  溃败中的两千多建奴甲士已经没有胆子回头再打,被宝军一个冲刺,又干掉了几百人。

  等一千余残部跑到冷格里身边的时候。

  冷格里还在疯狂的唱歌,还在擂鼓,只可惜,没有人听他的了。

  几个牛录一起合力将冷格里抱着走人。

  建奴已经全线撤退,尸首遍地,但是没有得到冷格里命令的那个建奴旗手还一直站在那里。

  高大魁梧的建奴旗手还在一直摇旗呐喊。

  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谭疯子情不自禁地说:“建奴的确勇武。你们别杀他。”

  几个士兵冲上前想把他活捉,这时,建奴旗手自己抹脖子,倒在了血泊当中,死了还一直瞪着牛蛋大的眼珠子。

  杏黄大旗依然在风中飘舞,被冲过来的宝军士兵一脚踢倒。

  大家还要继续追击,谭疯子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大声道:“打扫战场!把所有东西都拉走!人头都割下来。”

  大家兴高采烈的齐声答应了。

  一战杀敌这么多,大家这个时候还没有统计杀了多少人,但知道,恐怕得近万人了,都很高兴。

  还有无数战马。

  建奴的武器没啥用,但也同样拉走,都是铁制品,拿回去可以炼制,最缺的就是钢铁资源。

  就连宝军打枪的蛋壳,都要重新收集拿走。

  宝军打扫战场才叫一个干干净净。

  五千多匹战马,死伤过半,还有两千多匹马能用。

  谭疯子命令旗语兵向战船下令,让预备船只都过来。

  这一趟,宝军说是说用两千人作战。

  但是旁边还有预备用的八十多条大海船,装载了上万兵士作为预备队。

  韦宝不着急的原因就在这里,韦宝知道自己有后手。

  不可能为了赌约,真的用两千人跟建奴玩。

  当然,玩的赢的情况下,两千人就足够了,玩不赢的情况下,马上还有万人兵团堆过来,好吗。

  不过,现在赢了,顺利割了人头,这些预备队只是过来帮忙打扫战场的,就不算犯规了。

  谭疯子不是故意要炫耀武力,是没有办法,要想快速打扫战场,并且装得下这么多战马,肯定要让预备队过来。

  这一仗,宝军在北方的大部分海军都被调过来了,陆军的精锐也都调过来了。

  能够调动的弹药全部调过来了。

  火炮和掷弹筒都调过来了。

  虽然看上去规模不大。

  但却已经是将宝军的精华,精锐,悉数拿出来。

  可以说,这两千人所耗费的资源,就是韦总裁的大部分家底。

  孙承宗和蓟辽将领,辽东将领们震惊的看着点源源不断的开过来的大海船,这才知道,韦宝这一趟可不止带了十来条船来啊。

  看着雄壮的船队,祖大寿忍不住看了眼不远处的毛文龙。

  毛文龙的余光看见了祖大寿在看自己,知道祖大寿是什么意思。

  毛文龙本来代表了辽东这一片水师的最高力量,毛文龙的水师是比登莱水师还要强大的,甚至可以说是代表了整个大明北方水师的最高力量。

  现在则不同了,韦宝不但掌控了山东和登莱,登莱的水师已经全数落入韦宝的手中的。

  现在就算是不算登莱水师,光是韦宝这里的上百艘战船,这种力量,对于毛文龙来说,也是彻底的碾压。

  不管是速度,规模,火炮威力,还是训练,毛文龙的水师与宝军已经完全无法比了。

  能达到宝军十分之一的数量级都不错。

  毛文龙暗暗的叹口气,他也只是听说韦宝建设了一支庞大的水师,却没有想到宝军的水师已经强大到如斯地步。

  眼见打赢了,并且是大胜,并且己方人员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韦宝像是赌徒用一块钱赢了一个亿一样,别提多高兴了。

  韦总裁愉快的出了船舱,对林文彪道:“告诉旗语兵,下令让陆军都上岸,驱赶建奴,到建奴现在集结的地方扎营!”

  林文彪一惊,韦宝身边的吴雪霞也大惊。

  到建奴现在落脚集结的地方扎营?

  通过望远镜看帅旗,他们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敌方的统帅是努尔哈赤的女婿,最能打,战功卓越的杨古利。

  难道总裁是要将杨古利身边的两三万铁骑都赶走?

  吴雪霞急忙在韦宝耳边轻声道:“总裁,要不要和谭疯子先说一声,毕竟总裁将这次战斗的指挥权都交给谭疯子了。”

  韦宝想想也是,他还是很尊重下属的,点头道:“行,上了岸再说。”

  就这样,韦总裁所在的观察船也靠了岸。

  上万大军列队,韦总裁在森严护卫下上了岸。

  这些兵马有的是总裁卫队的人,有的是地方上抽调过来的陆卫队的精锐,都属于宝军陆军部队中最精华的力量。

  辽南的陆军鲜少有机会看见总裁。

  虽然有蓟辽和辽东将领这些外人在场,还有蓟辽督师孙承宗这样的超级大员,有高第,有三个掌军大太监。

  但是宝军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个别陆卫队战士忍不住欢呼,就差没有喊出总裁万岁来。

  宝军军官门第怕控制不住士兵们的激动情绪,急忙严令列队,列队就不能说话了,这是严格的纪律。

  这里毕竟有外人在场,并不是天地会的辖区,否则,军官们不用控制手下的兵士,他们自己就会带头喊总裁万岁,喊到嗓子破。

  快速的清点之后,谭疯子亲自跑来向韦总裁汇报,宝军的损失微不足道。

  一共只有十多人伤亡。

  建奴在战场上留下了8O00多具尸体,宝军甚至还缴获了大量的铸铁炮,和十多门青铜炮,其中有几门属于荷兰制造,非常漂亮,还有大量的组合炮,整箱整箱的箭,弓,箭袋,数千支引信火枪。

  还有接近三千匹的优质战马。

  宝军虽然也有骑兵部队,但是弄到上好的战马一直是难题。

  建奴方面对马匹控制的很严密。

  这是重大收获。

  “建奴的嘴巴都很硬,暂时撬不开他们的嘴,不知道对面建奴还剩下多少兵力,沈阳城中有多少建奴。”谭疯子道。

  “下令让陆军到建奴现在集结的地方扎营!就是杨古利现在所在的位置。”韦宝对谭疯子道。

  谭疯子同样吃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能缴获这么辎重,现在又远远完成了既定的收割人头的目标,总裁还要继续追击吗?

  “总裁,弹药已经不多,无法支撑继续战斗。”谭疯子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道:“而且杨古利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咱们与沈阳城之间,目测杨古利手里至少还有一两万人,建奴的沈阳城中至少还有几万建奴精锐,过于深入的话,恐怕有遭遇埋伏的危险。”

  “不怕!”韦宝回答的很坚决,“你没有看见杨古利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处巨大的兵营吗?咱们能缴获这么多炮,说明他们的绝大部分炮都在这里。建奴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打到沈阳城去,所以他们的炮使用方式和明军是不同的!我要他们的火?!”

  谭疯子这才明白总裁的意图,原来是想要建奴的火?。

  谭疯子知道,虽然天地会治下有了一定的工业,自己能开采矿场,但是火?十分稀缺。

  能趁着这个机会把建奴的火?都弄过来,对于建奴是不小的打击,那以后很长的时间里面,建奴几乎没有办法用炮守城了。

  “可万一杨古利不退,与我军决战怎么办?”谭疯子问道。

  “那就打一场再退回来呗。”韦宝笑道:“此时对方士气衰竭,我们气势正是顶峰的时候,不追击,他们反而会再战!若追击,对方以为我们要强攻沈阳城,反而会退却。若是打不过,再退回来不迟。”

  谭疯子惊讶与韦总裁的想法,觉得太过于冒险,不知道总裁是出于何种情报得出的这种判断?

  在谭疯子心里,建奴就没有退却过,建奴是非常好勇斗狠的,刚刚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会再战!

  不过总裁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一个标准的军礼之后道:“是,总裁!”

  “安排万人队列阵前进,先派人让杨古利退出大营,告诉他们,我们要与他们议和!给他们半个时辰时间,这么点时间,他们来不及带走粮草和辎重!而且这么大的战斗,他自己做不了主,肯定要先请示努尔哈赤,能不用战斗夺取杨古利的大营最好,不能的话,就打一场,看看打不打的下来,总之,一个时辰之内,我要结果!”韦宝道。

  谭疯子完全明白了韦总裁的意图,再次一个标准的军礼,“是,总裁!”

  这才是总裁的一贯战法嘛,很具有伸缩性,不会硬挺着蛮干。

  蓟辽和辽东的将领们见韦宝的大股人马上了岸,韦宝也上了岸,他们也想上岸去。

  又看见韦宝的人马正在列队向建奴深处压迫过去,一个个惊讶不已,不知道韦宝下一步要干什么?

  “督师大人,韦宝的人正在追赶建奴,看样子,还要在建奴打仗?可是他们的炮都在船上,不带炮去,怎么跟建奴打?”万有孚不解道。

  “不知道,估计想凭着火枪的威力吗?没看到韦宝的人,人人扛枪吗?咱大明可没有这么多火枪!上万人马,人人扛枪,这场面何其壮观。”孙承宗感慨了一句,道:“走,下去问一问韦宝要干什么就知道了,这一次,我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服!”

  “恩师,韦宝他这是仗着有钱,有技术!不算本事。现在看来,韦宝是大患啊。他才用两千不到的兵马就杀了近万建奴!咱们边军打建奴都打不过,他一个兵士能抵得到十个建奴不止!”袁崇焕妒忌的提醒道。

  孙承宗明白袁崇焕是什么意思,倘若韦宝凭着韦家庄和辽南与大明为敌的话,实在是比建奴更加可怕的力量了。

  不过,孙承宗还是愿意相信韦宝的,“这些话不要说了!你说了,也没有人会当回事,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袁崇焕一惊,果然不敢再说。

  孙承宗和蓟辽将领,辽东将领们要下船,却不被允许。

  一帮人很生气,“凭什么不让我们下去!”

  “上峰有令!不被允准,不得随意离开船。”一名负责观察船的管事道,这管事是海军上尉军衔,在船上管后勤的,也能充当大副。

  一帮人质问那大副。

  大副也不是好惹的,喝道:“退开!再扰乱秩序,一律按照威胁我军安全论罪!”

  这下更是将一伙人气坏了。

  “怎么个意思?想杀我们这么多人?”祖大寿暴躁的喝道。

  大副一挥手,一个排的荷枪实弹的水兵过来,用枪口对准了这帮人。

  “开枪,你们开枪啊!”祖大寿红了眼睛,虽然有些心虚,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真的会开枪,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不想丢了面子。

  随着祖大寿这么一喝问。

  一群水兵齐刷刷的举起枪对准了祖大寿,转眼便要开枪。

  孙承宗见情况危急,想阻拦,可手抬了抬,嘴巴动了动,又将话咽回去了。

  孙承宗知道祖大寿可不比满桂,不是韦宝想动就能动的人。

  满桂是蓟辽系,而祖大寿是辽东将门的头面人物。

  若是韦宝的人杀了祖大寿,与辽东和辽西的世家将门就算是闹出大事了。

  而且是不可调和的大事。

  祖大寿一起的人,纷纷低声喝问,声援祖大寿,但是没有人敢出来与祖大寿站在一起。

  吴襄急的不得了,女儿和韦宝已经下船了,他与宝军的人也不熟悉,赶紧拉开了祖大寿,并且挡在了祖大寿身前,“别开枪,别开枪!”

  宝军也只是吓唬一下祖大寿罢了,也不敢真的随便开枪。

  大副虽然有一定的权力,可祖大寿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他是心里有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