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吞噬禁咒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吞噬禁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夜,就连世界各国都先后得到了消息。a

  这条新闻,也是在极其短暂的时间登上了热搜榜首,并取得了爆炸级的热度。

  如果只是一个小国家的小家族被灭,对世界而言,无足轻重,但现在事关烈焰鬼帝,一切就不一样了。

  连血云堂也开始人人自危。虽然不知洛家是因何被灭,却担心此事牵连到作为洛家上线的自家。司空雷更是连夜传讯,提醒儿子司空圣和天宫门的洛沉星保持距离。要是搅和在一起,可别在烈焰鬼帝盛怒之下,直接被一锅端了。

  ……

  邑西国内部。

  致远学院办公楼内,南宫菲坐在沙发转椅上,手里转动着一支笔,眺望窗外映红天际的火光。

  “洛家,终于是要灭了。”

  “真好奇你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啊……叶朔。”

  作为朋友,她代故人欣喜。

  但作为致远学院的院董,她却是有些遗憾的。

  洛家也是学院的大股东之一。他们被灭,也就代表着学院今后的注资,将要少了重要的一笔。到哪里再去找一位这样的董事呢?

  “这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南宫菲摇了摇头,来回翻转着笔杆,“不过,学院用品还是不能马虎。实在不行,就从五大家族里找个冤大头好了……”

  “教育事业,就是这么一刻都懈怠不得呢……”

  定天派掌门房内,烛火长明不息。

  “当年洛家挑唆虚无极,灭我玄天、幻光、流影三派,造就死伤无数,现在他们终于得到报应了!”

  司徒煜城重重一掌拍在桌上。自从担任掌门后,他一直都以沉稳冷静著称,这还是第一次,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情绪。

  掌门夫人秋若蕊眼中,同样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但与丈夫相比,她则显得内敛许多。

  “不过,那灭了洛家的烈焰鬼帝,同样并非良善之辈。况且,他还是四方鬼帝之一,和我们的另一位大仇人,是同一阵线的……”

  司徒煜城抬手按了按妻子的肩,止住了她未说完的话:“我知道。当年参与灭门的罪人,有些现在还没有得到报应,或许在今后的很多年都不会得到报应,但是我们要相信,师父和众位师兄弟的亡魂,一直都在天上看着。他们所有人,将要付出的代价,注定了一分都不会少!”

  秋若蕊温婉的点头,一面抬手为丈夫轻轻拨开额角的乱发,光滑细腻的指腹,不经意的摩擦过那张虽然稍显粗糙,却充满了铁汉风情的面庞。

  这片刻的温情,也是令司徒煜城心中一震,下意识的拉住了面前的柔荑。心态也从历尽杀伐的战场,过渡到了春暖花开的绿野。

  是啊……当年的那场灾难,他们挺过来了。虽然各自伤痕累累,但现在他们身边,有着彼此。

  两人正是含情脉脉,一旁摇篮里“哇”的一声响亮啼哭,忽然打断了这阵无声的交流。

  秋若蕊面上一红,连忙走到摇篮边抱起婴儿,熟练的摇晃着他,哄着他。

  “宝宝,外面的喊杀声把你吓坏了吗?你不要怕,那是一群大坏人,正在受到惩罚呢。”

  朝着一旁的司徒煜城望去一眼,秋若蕊两颊的晕红加深,如片片红霞。

  “宝宝长大以后一定要做个好人,做个像你爹爹,和师公一样的好人,到时候,就一定会得到好报的……”

  成婚三年后,秋若蕊终于为司徒煜城生下了一个儿子。从那天开始,她就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她不仅是一个妻子,更是一个母亲。

  如果说,当一个少女将自己完整的交给她心爱的男人时,代表着她完成了第一次的蜕变。那么当她成为母亲时,也就完成了第二次的蜕变。

  很多时候,秋若蕊还常常无法适应这个身份的转变。从少女到少妇,再到母亲,这一切好像都来得太快。

  好在有司徒煜城这个体贴的丈夫,他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做烧鸡,陪自己锻炼,恢复身材等等……这才让秋若蕊慢慢走出了这段女人最艰难的时期,开始有一种崭新的心态,爱着这个刚刚诞生的小生命,也爱着对面那个,刚刚成为父亲的男人。

  看着眼前的娇妻爱子,司徒煜城心里有种澎湃的满足。从何时起,他也有了自己的儿子。年轻时的激情,和那些绝望的战火,好像都在离自己远去。这是……他真正开始上了年纪的标志么?

  “夫人,明天就召集所有弟子,开一个简短的会议。”半晌,司徒煜城用力摇了摇头,不想让自己彻底沉溺在这种状态里,“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要再次教导他们,缅怀先辈,勿忘英烈。”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家庭要顾,事业也同样要顾。如果没有一对强大的羽翼,又如何能为所爱的妻儿遮风挡雨?

  所以,他不允许自己太轻易的满足。他才二十多岁,他还没有老,他还可以战斗,还可以完成许多的大事!

  “有些仇恨,不能原谅,不能忘记。但是,我们并不是要让仇恨束缚自己,而是要化悲愤为动力,积极修炼进取,有朝一日,再用实实在在的成绩,告慰英烈。这就是我们的定天魂!”

  定天派,另一间单人房内。

  这里既不是长老房,也不是弟子房,房内装潢兼具着清贫与华丽。大红大紫的灿烂色调,让这个房间极具视觉冲击力,但在房内却没有多少相衬的高端奢侈品。

  书架上堆满了丹药秘籍,桌上却散落着一件件化妆品,再次兼具了刻苦与怠惰。

  总的来说,这是一间充满矛盾的房间。

  齐玎莎倚在窗前,正一下一下的剪着烛芯。

  “洛家被灭了啊……”

  “可是,洛慕天、洛沉星父子,却并不在其中……”

  “罪魁祸首,总是能活到最后的。死的都是小喽,是我们这些名如草芥的人哪……”

  此刻的她,化着浓重的妆容,美艳华丽,但她那过分苍白的脸色,即使是厚重的脂粉也掩盖不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强行穿着盛装华服,反而更暴露了病弱的本质。

  “烈焰鬼帝……你是上天派来拯救谁的魔鬼呢?”

  “为什么就不能有这样一个男人,可以为了我,灭了我的仇家?如果他能做到,就尽可以把我的一切都拿走……”

  桌边的玉简再次亮起,几条未读短讯,都是叶朔发来的,内容也是无一例外,毫无价值的关心。

  自己缺的,难道是这几句嘘寒问暖吗?

  不,是地位,是替自己灭掉仇家的地位!或者是财富,足够收买顶尖强者的财富……除此之外,什么俊朗温柔,什么善良体贴,那都是虚的。

  那几条讯息,她看都没看,就直接按下了删除键。

  自己选择男人的标准很简单,无论他是丑陋也罢,凶残也罢,只要他能替自己报仇,她就愿意跟着他。至于他对自己是好是坏,她都认了。

  为了寻找到这样一个男人,就需要好好描摹这张皮囊……

  对着镜子,齐玎莎继续在脸上补了一层又一层的脂粉,对着那个画皮美人,露出了一个凄美诡异的笑容。

  ……

  西陵杰等人匆匆逃离洛家。他们不敢回头,不敢驻足,生怕一个耽搁,就会被那毁灭的火海卷进去。

  直赶到了安全地带,西陵杰才忍不住询问道:“江坤啊,让爹看看你的伤,还疼不疼?”

  西陵江坤不住龇牙咧嘴:“疼啊……能不疼吗?”刚才他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的样子,早已经无影无踪,又变成了那个怕苦怕疼的大男孩。

  “嘶……”衣衫被揭开,牵动伤处,西陵江坤疼得当场倒吸了一口冷气,“真他妈疼!”

  一直沉默跟随的西陵齐,此时忽然俯身跪倒,将手中的长刀高举过顶。

  “是我误伤了少爷,我罪该万死!少爷就在我身上同样捅几刀吧,能陪着少爷一起疼,我心里也可以好受一点!”

  西陵江坤顾不得疼痛,连忙弯下身,艰难的搀扶着他:“齐弟,你说什么呢!”

  “刚才你也是被敌人操纵,伤我的是洛家人,有你什么事?你要是再继续自责下去,那才真正是称了敌人的意!”

  他重重喘息几口:“还有,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已经没有什么宗家分家了,我就是你的亲大哥!你要是再一口一个少爷,那我可真跟你翻脸了啊!”

  “你想想,我现在受了伤,往后这些日子,家族的生意还得有劳你代我多多照看,要是咱们两个都瘫在床上了,那生意怎么办?”

  眼看西陵江坤满身鲜血,还要强撑着笑脸安慰自己,西陵齐感激不已,更是暗自发誓,要留着这有用之身,好好报答少爷。

  而西陵杰驻足在旁,则是默默叹息。

  今天的事,也算是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

  如果他们西陵家族,当真与西陵辰关系匪浅,那洛家是否还敢这样轻易对他们出手?

  同样的道理,如果今天的洛家,有与两湖商会相当的地位,烈焰鬼帝是否还能二话不说就将他们灭门?

  一切的一切,财富的源泉、以及生存的保障,都要依托于自身的实力。难怪权势和地位,是无数野心家亘古不变的追求。

  这样感慨着,西陵杰忽然想到一事,面色微变。

  既然实力如此重要……现在洛家被灭,首先蠢蠢欲动,妄想取而代之的,恐怕就是五大家族!

  其他人还好说,但在三年前的分裂战中,夏侯、欧阳两家倒戈西陵分家,事后被宗家清算,将两家的生意打压到了谷底。

  如今的五大家族排名,以西陵家居首,公孙家其次,欧冶家居中,夏侯与欧阳两家垫底。看到这样的机会,最想绝地翻盘的,多半就是这谷底的两家!

  “我们去公孙家!”西陵杰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一旦两家趁乱哗变,我们也必须要及时拿出一个应对方案!”

  ……

  洛家内的最终决战,至今仍在继续。

  洛鹜双足踏在房顶,周身灵力外泄,连脚下的瓦片,也是无声化开了道道裂痕,一缕缕白灰簌簌而落。

  他连续结印,以苍老的嗓音咏唱着,带起一股古老的沧桑之气。

  “六道竭,人欲灭,臣子恨,隔世偿……”

  天空仿佛整个开裂了,就像一块被打破的玻璃般,扩散开一条条裂纹。纵横的沟壑中,隐约凝结成了一条盘踞的龙形。

  漫天星辰洒落,为龙身装点上了片片龙鳞,也将那黑龙的外形,刻画得更加深邃,直贯长空,仿佛可以横跨古今未来。

  这当然只是虚像,但能以灵技构筑出如此虚像,同样代表了不凡。

  施展出这一招,洛鹜的气息也急剧衰落。但此时再不拼,就再也没有一拼的机会了,因此他仍是紧咬牙关,十指一合,扣下了最后一式印诀。

  “天绝地灭斩!”

  苍天之上,黑龙昂首摆尾,两眼中幽光闪烁,折射着无尽杀伐之气,朝对面房檐的烈焰直扑而下。

  烈焰眼中同时闪动着兴奋和疯狂之色,他还是像每一次一样,就那样站定在原地,双手一展,火焰纷涌而起,在他头顶凝聚成了一片火海漩涡,当中更是蕴含着磅礴吸力。仿佛要将那寰宇九州,日月星河,尽数撕扯入这片漩涡中埋葬。

  毁天灭地般的禁咒轰然降下,却被那火海的吞噬之力尽数扯入。幽光与火光,在阵阵螺旋气涡中翻滚交缠,截然相反的色泽,几度融汇侵蚀,而那携苍穹之威,曾一度狂暴的幽光,最终还是臣服在了这片更加狂暴的火光中,几片黑色火星闪过,便就彻底消解。

  炼气境的禁咒,固然可以勉强抗衡通天境,却绝不足以打败通天境。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也是两个大境界之间,无法逾越的天阙。

  “嘿,这一招不错!”烈焰查看着手掌,轻轻吹一口气,一片黑色焦土随风洒落。

  能够逼得他动用“方天宝鼎碎片”来接,对一名炼气境修灵者来说,的确值得嘉奖。

  “可惜在你手上,这一招还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我就先给你排上号了,等杀了你之后,我一定会从你的记忆里,好好学学这一招的!”

  房檐对面,洛鹜看到自己最后的禁咒被破,整个人都像是失了形骸,他面如死灰,彻底的委顿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