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风不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昕说自己害怕失去,这个话题,谢少琛觉得他不适合接。

  毕竟,他自己就是一个剥夺者。

  曾经有那么多女孩,就因为认识了他,从此被他推向了一条不归路。

  他堂而皇之的剥夺着她们的一切,天真、清白、名誉、梦想、青春……一个女孩子最可宝贵的一切,都被他作为交换利益的筹码,轻易投进了权欲的漩涡。

  踩着她们的血泪向上爬,他从未感受过任何愧疚,直到现在也没有。他唯一顾虑到的只是,如果angel知道了自己这些劣迹斑斑的历史,她还会继续陪在自己身边么?她还会对自己露出这么美好的笑容么……?

  但是,要他就此“改邪归正”,那也是不现实的,他早已偏离正轨的三观,也无法支撑他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好人。那么他唯一能做到的,大概就是绝对不会伤害她,同时也尽量不去伤害她所珍惜的人。

  易昕对他并没有避讳,他们拎着大包小包,一起走进了她所住的小区,又一直走到了她家楼下。

  谢少琛下意识的记住了这个地址。这已经是他的本能,和其他人相处的时候,会把对方有意无意透露出的关键信息,都牢牢的记住,说不定有一天就可以派上用场。就算他对易昕并没存过任何坏心,这个习惯却还是让他将周边的环境多扫了几眼。

  他还不知道的是,易昕没几个朋友,也基本上不会带别人来家里玩。除了少爷和徐雯雯,他该算是为数不多知道她地址的人。

  “谢谢你送我回来,还帮我拎了这么多东西……”在楼下接过便利袋,易昕再次对他礼貌的略一躬身,“那……我就先上去啦。”

  谢少琛点了点头:“行,那你上去吧,到家之后跟我说一声?”

  这句话,通常是在朋友聚会时,男生体现绅士的态度。他们认为女生既然跟自己出来了,就要确保她们的安全。但易昕基本上没参加过什么聚会,难得一次跟大家去KTV,还是喝得酩酊大醉,被人送回寝室的,所以类似这样的关心,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也让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

  “好……那你也早点回去。”易昕一边走到楼门口按密码,一边顺手掏出玉简查看。

  这一看,却让她皱紧了眉头,内心的阴影也在扩大。

  那些从她还在剧组时就打个没完的通讯,到现在竟然还在不停的打进来!现在她的玉简中已经累积了近千条未接通讯,密密麻麻的记录,足以让任何人心生恐惧。

  她原本以为等一等就会结束,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要罢手的意思。难道真的会有人以打s扰通讯为生吗?这到底都是什么事啊……

  “怎么了?”见她停下脚步,面有忧色,谢少琛也关切的询问道。

  “唉……就是我的玉简……”易昕苦着脸打量着屏幕,“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奇奇怪怪的通讯,不停的往里面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么?给我看看吧。”谢少琛提议。易昕也老老实实的把玉简交给了他。

  这种情况,谢少琛大概扫了两眼就知道,这是一种很流行的通讯s扰软件。它会自动生成各种网络地址,不断攻击设定名单中的通讯源。由于是机器操作,也不存在人工成本问题。

  中了这个的人,在一定时间内将会完全无法使用玉简,而且由于攻击源不断变化,根本就无法采用屏蔽的方式来规避。也算是一种“伤害不到你,但我就恶心死你”的恶意软件。

  这种软件他很熟,现在他自己手上都有好几套,看不爽的人就给对方炸上几个时辰。至于应对方法——他倒刚好也很熟。

  趁着通讯拨入的空隙,他在屏幕上简略按了几个菜单,就将玉简还给了易昕。

  “行了,都解决了,不会再打进来了。”

  易昕查看玉简,发现那噩梦般的通讯提示,竟当真是不再弹出了。而且等过半晌,屏幕上仍是风平浪静。

  “真的没事了诶!你好厉害!是怎么做到的啊?”易昕双眼发亮的望着他。她真的觉得在课本之外的领域,她要学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啊!

  “那是……我专业的嘛。”谢少琛敷衍了一下,并没细说。

  这个方法还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有一次有人追着他要债,也是弄了这么个软件绑定到他玉简上,那时他虽然还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但一猜就跟那个要债的有关。于是他灵机一动,把对方的联络方式加入了呼叫转移名单。

  这个功能,原本是为了让玉简主人在不方便接通讯时,就设置呼叫转移到自己亲近的人玉简上,确保别人还能联络到他。功能是好的,但架不住被后人过度利用。现在他这么一设置,也就等于将本机收到所有的s扰通讯,都一股脑的转移到了名单内的通讯源上,也就是那个要债的本人的玉简上。

  设置之后,世界立马清静了。没过多久,那个要债的就换了个玉简联系他,一开口就是“你小子是不是也给我弄s扰软件了?”当时他表面装得高深莫测,肚里却是快要笑翻了。

  他一直以为,只有像自己这种,天生就是一肚子坏水的人,才能无师自通想出这样的方法。直到他有次兴起在网上搜索关键词,才发现知道这一招的竟然还不止他一个。想到自己不是唯一“坏到没朋友”的,他还暗自失落了好半天。

  所以刚才,他就是在易昕的通讯录中随便找了个人,加入呼叫转移名单,让他去承受那无休无止的通讯轰z。至于那个无辜的人会不会深受困扰……关他什么事?

  没告诉易昕,是因为知道她太善良,一定不会愿意接受这种“移祸”的方式。不过这样一来,虽然避免了s扰通讯,却同样会让她在一段时间内接不到任何通讯——因为正常通讯也会一并被转移到他人玉简上——不过易昕说过,她平时就很少打通讯,那应该也不会耽误什么事。就是等下次有机会,他还得重新替她设置一下。

  “对了,你要不要报官?”而后谢少琛好心提议,“对方能给你设置这种软件,可能也会对你做出更危险的事,小心点比较好?”

  说实在的,他是不大希望她为这件事报官的。因为这就等于是让s扰软件这种灰色产业浮上水面,捕快在找到幕后人之后,很可能会趁热打铁,直接连这种软件也一锅端了。而在他个人而言,他还是觉得这种软件挺好用的,毕竟他作为软件受益人的身份,还是远远大于受害人的。

  况且,能想出用这种软件的,通常也就是小打小闹,想报复又不想担上太大责任的——要是真能为仇恨豁出去的,早就拿着大砍刀过来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是有人想对她不利呢?比如像白霖晚那种,就是莫名其妙对你产生恶意的人呢?

  “这个……不用了吧。”易昕轻轻摇头,“只是几个s扰通讯而已,也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而且现在既然已经解决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她心里,隐隐想到的人一直是少爷。如果真是少爷,她就算报官多半也不会有什么用。如果不是……她也是尽量不想把事情闹大的。

  谢少琛了解易昕的性格,所以也没有勉强她,但还是主动提出送她上楼。

  那些社会阴暗面,或许是自己做多见多了,现在再听到什么不对头的事,他第一反应就是危机预感。而他也是真的不希望,和单玲类似的事再发生在易昕身上了。

  在接到s扰通讯的时候,易昕心里虽然也很害怕,但相信人性本善的她,还是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但现在到了家门口,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她却是真的愣住了。

  自己家的大门上,包括两旁的走廊上,竟然都被泼上了油漆!而且还用大红色的油漆,涂写出了种种不堪入目的谩骂。那毫无保留释放出的恶意,令人触目惊心。

  “怎么……会这样……”易昕双手脱力,几个装满的大便利袋都滑落在了地上。

  到底是谁,这样的憎恨着自己呢……从*药事件,到s扰通讯,再到家门被人泼漆,连绵不绝的报复都围绕着自己。而且,对方的性质一次次的升级,性质越来越恶劣。她真的感到恐惧,好像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凶手,一直都在凝视着自己……

  “……你,还是报官吧。”谢少琛只能这样建议。这时候,他真希望自己也能像容霄那样,手握地下势力,一个命令就能轻易把对方揪出来。但他毕竟是没有这样的人脉,唯一能求助的,还是只有他一向最怕的捕快。

  “真的,我不是吓唬你。你知道最近有个女孩,年纪跟你差不多的,在回家的路上被摄影师绑架,然后杀掉的事吗?”

  “啊,我知道!”易昕回过神来,用力点了点头,“就是之前海选真人秀的单玲!当时看到新闻的时候,我们全家都觉得她好可怜,特别为她难过。也是因为这件事,我父母专门叮嘱了我好几天注意安全……”

  谢少琛略感尴尬。他自然是不好意思说,对单玲的死,其实自己也有份。当初白霖晚找单玲拍写真集,自己明知道他的目的,还是曾在里面帮着牵线搭桥过的。

  “嗯……是啊。”他只能尽量含糊过去,“所以你看到了,这个社会是很危险的,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再说,你看对方现在都知道你的地址了,这次是泼漆,下次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你就算不担心自己,也要为你的父母考虑考虑,总不能让他们也跟着置身在危险中,是吧。”

  他知道易昕很善良,也很孝顺,如果别人只冲着她来,或许她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也就过去了。但如果现在的状况同样危及到她的父母,她应该就会更多一些警惕了。

  果然,在他这样劝说之后,易昕思索片刻,终于是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

  把几大袋东西送进家门后,他们又一起来到了县衙。

  对谢少琛来说,他是真不想来这个地方。毕竟他从来就没把自己当好人,看到捕快是本能的害怕。一开始,他还在不断的反思着,自己最近有没有什么太出格的行为,会不会被捕快找麻烦。

  但,在易昕开始做笔录之后,他又希望捕快能靠谱一些,尽快把那个幕后人找出来,一时间甚至都忘记了做贼心虚。

  在捕快问到,她最近是否得罪过什么人的时候,易昕迟疑了。

  她之前能想到的只有少爷,只有他可能会这样的憎恨自己。但在泼漆事件后,她却不再觉得是少爷了。

  如果是少爷要对付自己,不应该用这么低级的方法才对……他的恨意,往往是更加直白,也更加犀利的……而这次这个人,始终躲在幕后,似乎并不想让自己知道TA的真实身份……

  只是,她真的想不出来。她不觉得自己身边有那么坏的人啊……同班同学最多就是不把她当回事,那几个女群演最多就是浇自己一身水,那都只是一些很小的纠纷,她不觉得,那种程度的矛盾,值得他们用这么恶毒的方法对付自己。

  难道说,是她曾经得罪了什么人,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吗……?

  回想着身边的人际关系,良久后易昕仍是一无所获。或许是,她并不想轻易给身边的人扣上“嫌疑人”的帽子。这个帽子太重了,如果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不是他们,她会觉得很对不起他们的。

  怀疑,也是一种伤害啊……而她,从不想伤害任何人。

  最后,她还是只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想不出有什么人。

  “那好吧,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捕快浏览着笔录,简略的答复她,“这个事件我们会调查,有了结果就会通知你,你要是有了线索也可以及时提供给我们。另外这段时间,自己也多注意一点出行安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