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九百零九章 汝不惧死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菜皮小说  ,最快更新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

  道人看似步伐缓慢,实则速度相当之快,许多人只来得及看到背影便已经消失在眼前。

  出了楚毅所居别院,李仁孝脸色变得非常之难看,如果说先前还抱着那么一丝的希望的话,那么此番被楚毅所拒绝,却是让李仁孝看到了楚毅征伐西夏的决心。

  虽然说李仁孝心中非常的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能够劝说自己父王,不过李仁孝心中也清楚,就算是现在再如何的后悔、埋怨也没有用,况且李仁孝很清楚,就算是此番他们没有相助大金,以西夏同大宋之间的恩怨,一旦大宋羽翼丰满,早晚都会对西夏用兵的,无非就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看了边上的朱丹臣一行人,李仁孝深吸一口气冲着身后的手下众人道:“我们这便回去。”

  正说话之间,就见前方的长街之上,一道身影踏步而来,正是方才那一名道人。

  道人身形飘忽恍若临尘的仙家一般,此刻身形一顿正停在了一众人前方。可以说但凡是看到这一名道人的皆是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惊愕之色。

  曹希蕴就像是没有注意到一众人的目光一般,清澈的眸光透过一众人看向他们身后的那一座别院。

  就听得曹希蕴缓步踏出,而拦在曹希蕴前方的众人下意识的向着两侧退避让开一条道路来。

  杨再兴眼睛一眯,盯着来人,上前一步带着几分警惕道:“来者何人。”

  曹希蕴看了杨再兴一眼,微微一礼道:“烦请通秉,就说文逸道人求见楚毅道友。”

  杨再兴眼中闪过一道惊愕之色,似乎是对这道人有所了解,仔细的将其打量了一番,然后深吸一口气道:“原来是曹仙姑,既如此,仙姑且在此稍后,杨某这便前去为仙姑通秉。”

  这会儿尚未走远的李仁孝、朱丹臣等人清楚的听到了杨再兴的话,闻言皆是露出了然之色。

  “原来是她,果然是如同传闻当中一般,恍若谪仙,不染凡尘!”

  “曹仙姑来寻宋王所为何事?”

  不管是李仁孝等人还是暗中那些认出了曹希蕴的身份的人皆是露出讶异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位名声动天下的曹仙姑竟然会主动来寻楚毅。

  不过一想到曹仙姑一心修道,心中只有对大道的追求,再考虑到楚毅乃是当世罕见的强者,那么曹仙姑前来寻楚毅倒也能够理解。

  很快杨再兴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处,冲着曹希蕴一礼道:“我家殿下有请仙姑。”

  曹希蕴微微颔首,一步踏出便走进了别院当中,很快曹希蕴便看到了一道身影立于院子当中的大树之下。

  至少有着百年树龄的大树洒下一片的荫凉,楚毅此刻正背着手站在那里,似乎是感应到了曹希蕴的气息,楚毅缓缓转过身来向着曹希蕴看了过来。

  看到曹希蕴的时候,楚毅神色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对于曹希蕴,楚毅其实并非是第一次见了。

  想当初曹希蕴曾出手相助天波府杨家,也正是那个时候,楚毅便曾见过曹希蕴,这世间女性天人本就罕见,诸如穆桂英、曹希蕴皆是一个时代的巾帼红颜,自是令人见之忘俗,一见而难忘。

  楚毅微微一笑道:“仙姑驾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曹希蕴盯着楚毅直看,目光灼灼,像是要将楚毅给看穿一般,这要是不了解其中内情的话,怕是还以为曹希蕴这是看上了楚毅呢。

  不过不管是楚毅还是曹希蕴,两人心中却是清楚,二人求道之心甚坚,这世间能够让他们为之动心的异姓怕是少之又少。

  曹希蕴冲着楚毅一礼,很是直接的道:“希蕴来的鲁莽,若有失礼之处,却是要请殿下多多见谅。”

  楚毅微微一伸手,示意曹希蕴落座。

  曹希蕴落落大方的坐在楚毅对面,那目光依然是盯着楚毅直看,就听得曹希蕴道:“希蕴此番前来,欲问道于殿下。”

  对于曹希蕴,楚毅自然是颇为了解,这位奇女子堪称世间少见,沉醉于修道,至于说那一身修为,根本就是其修道所附带的结果罢了。

  也就是说曹希蕴一心修道,至于说那一身武学造诣根本就不是其刻意修行而来的,只是自身在修道过程当中附带修炼出来的罢了。

  这要是让那些一心苦苦修行的人知晓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呢。但是从这点也能够看出,曹希蕴的天赋到底有多么的惊人,甚至比之王语嫣来都要强出许多。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能与仙姑论道一番,却是求之不得。”

  曹希蕴可是能够撰写出《灵源大道歌》这样传之后世的道门经典的大能,就像先前楚毅同道门先贤论道,收获极大一般。

  楚毅相信曹希蕴一身道学造诣只怕不比世间那些道门大贤差,与之论道,必有助益。

  这边楚毅同曹希蕴论道的时候,李清露、王语嫣两位绝代佳人自荐枕席而被楚毅所拒绝的消息便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了。

  本身西夏使团便没有丝毫的遮掩,可以说极其高调,目的也正是为了营造影响力,试图借着舆论来逼迫楚毅在收纳了李清露之后不得不放弃征伐西夏。

  本来西夏的考虑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前提是楚毅收纳了李清露啊,现在却是倒好,楚毅根本就没有收纳李清露的意思,这下却是让西夏颜面扫地,一时之间,沦为笑谈。

  皇宫之中,赵构看着赵瑜道:“朕都以为楚毅会收纳李清露二女,毕竟二女无论是容貌、气质、身份皆是天下女子中的翘楚,可堪与之相提并论者寥寥无几,却是不曾想楚毅竟然真的拒绝了。”

  赵瑜捋着胡须,眸光之中闪烁着亮光含笑道:“此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如此一来,陛下却是可以安心了。”

  听得赵瑜这么说,赵构脸上流露出几分笑意微微点了点头道:“世间之人皆为功名利禄而奔波,如楚毅这般行事来看,不管是权势还是美色皆不被其放在心上,看来他是真的一心求道之人,朕倒也不用再担心他会夺了朕之皇位了。”

  赵瑜轻笑道:“不过有一点陛下却是谨记,对于楚毅所求,无论如何都要配合,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楚毅他征伐西夏,必有所求。”

  赵构满是不解的道:“他不求权势、不求金银,更是不求美色,朕实在是想不出,他到底还有什么所求。”

  说着赵构向着赵瑜点头保证道:“王叔尽管放心,朕心中有数,便是有朝一日楚毅他要朕这皇位,朕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拍了拍赵构的肩膀,赵瑜开怀大笑道:“陛下能有如此之明悟,老朽也就可以安心了。”

  第二日,李仁孝拜过了赵构,当即便向朝廷辞行而去,可以说得上是满怀希望而来,狼狈而归。

  大理相比西夏来到底是底气要足一些,就算是如此,朱丹臣一行人也紧随着西夏使团离开了汴梁,毕竟他们必须要将消息第一时间传回去。

  傻子都知道,楚毅的态度便决定了接下来大宋与西夏两国之间是战是和,现在态势已经是很明显了,楚毅那是摆明了要对西夏用兵,如此一来,其他各国却是需要考虑一下接下来该如何自处了。

  大宋绍兴二年夏,天下兵马大元帅,宋王楚毅上书天子,陈述西夏十大罪状,恳请征伐西夏,平定西北。

  天子赵构于朝堂之上拜楚毅为三军统帅,负责征伐西夏之事,并且赐下尚方宝剑,一应官员,无论文武,持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

  十万大军早已经于半个月之间自北地征调而来,此番大军开拔,声势极其浩大,旌旗如林,甚嚣尘上。

  京师百姓更是于大军开拔之日出城十几里远远观看大军誓师大会,当看到那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看不到边际的骑兵队伍的时候,不知多少人发出惊叹之声。

  因为养马之地丢失的缘故,大宋缺少适合的战马,所以说自立国之初便极其缺少骑兵,甚至上百年来,举国之力都没有筹建出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出来。

  像这次足足数万骑兵的场面,至少自大宋立国至今尚且是首次见到,倒也怪不得那些远远看到这一幕的百姓为之惊叹。

  看着那威武雄壮的骑兵队伍,便是立于高台之上的赵构也禁不住的为之热血沸腾,满是惊喜的看着下方数万骑兵。

  高台之上,誓师完毕的楚毅向着赵构拱手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大军开拔,浩浩荡荡的兵马足足花费了半天时间才全部开出军营,在漫天的尘嚣之中远去。

  就在大军开拔的同时,几队快马奔驰而去,正是吐蕃、西夏、大理等国在大宋所埋下的探子。

  大军之中,楚毅那一辆宽大无比的马车当中,一道身影正坐在楚毅对面,一脸郑重的看着楚毅,不是曹仙姑又是何人。

  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两人在马车当中做什么呢,不过楚毅和曹希蕴却是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正针对某一个问题进行着争论。

  不得不说曹希蕴果真天资出众,当日论道之后,无论是楚毅还是曹希蕴皆有收获,曹希蕴更是直接留在别院当中,借了楚毅的静室闭关修行。

  等到大军开拔的时候,曹希蕴出关,一身修为竟然迈出了一个小台阶,生生的达到了天人巅峰之境。

  说实话,真的论及修为的话,楚毅一身修为也就是同曹希蕴相当罢了,至于说天份,楚毅自认自己比之曹希蕴差了不少,好在楚毅有气运祭坛这么一个强大的作弊器在。

  一旦借助气运祭坛燃烧气运,使得自己处在一种近似于顿悟的状态当中,纵然是天之骄子怕是也比不得楚毅。

  道行大进的曹希蕴却是没有离去,反而是被楚毅所抛出的许多来自于后世的道学经义所吸引,直接留在楚毅身边,大有不将楚毅一身所学掏空绝不罢休的架势。

  大宋西军

  做为执掌大宋西军的童贯可谓是权势赫赫,当然这是在没有楚毅的存在的情况下,若是没有楚毅的话,童贯执掌二十万西军,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大权在握,罕有人可及。

  然而楚毅一出,却是使得童贯黯淡无光,天下人只知楚毅而不知童贯,虽然说这对于童贯来说颇有好处,但是童贯心中何尝没有几分憋屈啊。

  他一介阉人,所求也就是权势以及身后之名了,结果倒好,他在西北之地不管做的怎么好,同楚毅那么一比便一下子被比了下去。

  此番朝廷决定征伐西夏,说实话,童贯最期待的就是能够由他来统领大军,只可惜他自己都清楚,那不过是梦想罢了,自己比之楚毅差了太多。

  因此当童贯接到了天子命其辅助楚毅征伐西夏,为楚毅做好后勤工作的旨意的时候虽然说心中很是不痛快,却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应下。

  这一日,童贯击鼓聚将,西军之中,一众将领聚集于帅帐之中,目光灼灼的看向一身甲胄在身的童贯。

  不得不说,童贯身形魁梧挺拔,一身的肃杀之气,乍一看根本就是一位昂藏汉子,市井之中,不少人传言,童贯身为天人强者,肯定是已经恢复了男儿之身,否则的话,又怎么会这般的勇武。

  只不过传言归传言,至于说童贯到底是否已经恢复了男儿身,却是没有谁敢去询问。

  此刻童贯目光从一众将领身上扫过,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陛下传旨命我等辅助宋王殿下征伐西夏,今宋王殿下已兵至数十里外,诸位且披挂整齐,随童某前去恭迎大总管。”

  童贯好歹也是掌控西军这么多年,可以说在场一应将领当中,至少大半都是童贯的心腹,这些人对于童贯的心思那是再了解不过,这会儿听得童贯这么说,大家下意识的看向童贯。

  童贯面色阴沉而又肃穆,挥手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

  待到众人离去,张浚、刘光世几人留了下来,只听得张浚低声道:“恩相,覆灭西夏可谓滔天之功,若然此番宋王大败,而恩相却力挽狂澜的话,封侯拜王乃至超越楚毅,将不在话下……”

  童贯眼睛一眯,淡淡的看了张浚一眼冷哼一声道:“够了,汝不惧死乎,今日没有外人在此,若是被人听了去,怕是你我皆有杀身之祸……”

  张浚连忙低头,一副惶恐的模样道:“属下惶恐,属下只是为恩相感到不值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