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七十二章 沸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巴维认真看着手里的一封信,当亚历山大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只是稍微抬头致意,然后做了个手势请亚历山大坐到一旁,然后就继续看着信。

  这多少有失礼,不过亚历山大却没有打断他,而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

  过了一会唐·巴维再次抬起头,然后无言的把信递给了亚历山大。

  “贡萨洛派人送来的。”唐·巴维揉了揉有些发痛的两鬓,他看着亚历山大试探着问“公爵你和贡萨洛在罗马就认识是吗?”

  “打过交道。”亚历山大没有抬头的回答,他看得很仔细,把信中的每一句话都在心里反复咀嚼琢磨。

  贡萨洛的信写的很客气,也很坦率,他在信中盛赞了唐·巴维在收复失地运动中的勇敢事迹,也表达了对这位老人的敬仰之心,不过在接下来他就明白无误的坦言自己既然受命女王,那么将会毫不留情的扫除叛军,所以他力劝唐·巴维尽早接受女王对他们的劝降,否则他只有履行女王授予之使命,届时必将在安达卢西亚引起一场血腥与杀戮。

  这是一封彬彬有礼却有杀气腾腾的信,或者说是一封劝降书,贡萨洛的桀骜不驯和目中无人在信中一展无遗。

  “他要我投降。”唐·巴维语气淡然的说,似乎并没有因为贡萨洛信中的无礼而生气“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选择,不过公爵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投降的。”

  “是的,你是不可能投降的。”

  亚历山大低声应着,他知道唐·巴维隐忍了这么些年不可能就这么前功尽弃,更何况他私自隐藏阿尔芙特修女的行为,也绝对不是其他那些叛乱贵族能比的,一旦泄露他的下场绝对会比那些被判为异端的人更惨,所以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我准备和贡萨洛决战,”唐·巴维笑了起来“我们曾经在收复失地的战争中都在女王的麾下作战,不过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因为得宠而被女王重用的宠臣,没有人能想到的贡萨洛已经是伊莎贝拉身边最得力的将军了。”

  亚历山大听出了唐·巴维语气中透出的轻蔑不屑,不过他没打算提醒唐巴维不要轻敌,他知道对这些有着丰富经验的将军们来说,他们也许会犯下这样那样的错误,不过这些错误里却不会有轻敌。

  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之间甚至还很熟悉,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更清楚自己的敌人有多么强大可怕。

  “科尔多瓦的王军并不多,”唐·巴维有意无意的看了眼亚历山大,与联军中其他贵族的态度比起来,他更在意这位教皇女婿的反应,毕竟他一直希望得到梵蒂冈的支持“如果我们能击败这支王军部队,相信女王应该就不得不考虑来自不同的声音了。”

  亚历山大微微点头,他知道唐·巴维说的是旧都的主教宫和贵族会议,很显然唐·巴维和那里的一些人是有勾结的,同时与葡萄牙迫在眉睫的战争也势必让安达卢西亚不可能无休止的打下去。

  这才是唐巴维敢于和伊莎贝拉对抗的原因,只要坚持住第一场战争不失败,伊莎贝拉就很难再发动新的进攻。

  接下来就是谈判。

  贡萨洛到科尔多瓦前线给达安达卢西亚贵族们带来了一阵恐慌。

  这个女王的爱将在伊比利亚可以说是威名远震,所以即便是最普通的士兵也知道这次来了个很厉害的敌人。

  安达卢西亚贵族们不安起来,很多人开始在暗中议论该怎么办,有的则干脆打起了准备和在科尔多瓦的贡萨洛私下谈判的主意。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贡萨洛竟然拒绝了那些人求和的要求,而且他很不讲究的把那些人送给他的密信派人交到了唐·巴维的手里,这么一来所有人都知道,贡萨洛这是铁了心要打一仗了。

  这个结果不但让安达卢西亚贵族们大感意外,就是唐·巴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不明白为什么贡萨洛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而是试图一定要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过这倒也恰好符合唐·巴维的想法。

  他让人把那些贵族的信件一一送回到他们每人手中,同时表示了自己不满,然后他召集了一次战前会议。

  对于曾经参加过叛乱的贵族,伊莎贝拉显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到了这时候,安达卢西亚贵族们已经知道了等待他们的只有战争这一条路。

  一旦明白了必将到来的命运,安达卢西亚人的彪悍性格就完全爆发了出来,这些与摩尔人相互征伐较量了几代人的当地贵族开始调动军队,同时一些大胆贵族干脆开始向科尔多瓦派出手下探听消息,准备随时发动进攻。

  不过唐巴维却反而没有那么着急,他一边迅速调整虽然人数众多却因为混乱显得杂乱无章的联军,一边派出几支队伍向科尔多瓦方向探寻侦查。

  对于贡萨洛,唐·巴维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他知道这个人很难对付,好在现在贡萨洛的处境并不比他强多少。

  科尔多瓦的军队并不是贡萨洛的那支经由贡萨洛亲自训练,已经颇具成效的新模范军,这就让唐·巴维多少放心了许多,只是如今贵族联军的形势也不太好,虽然在兵力上明显优于敌人,但是联军特有的那种混乱而又难以控制的弊端却让唐·巴维同样头痛不已。

  “这场战争会拖延很久,”在接到堤埃戈派人送来的密信后,亚历山大对杰姆斯这么说“对贡萨洛来说,这场战争或许会成为他给自己买的一张保命符。”

  杰姆斯胖胖的身子动了动,用稍显恭维的神态向亚历山大点点头。

  就在头天晚上,他的哥哥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终于找上了他。

  虽然没有说的很详细,但是杰姆斯已经知道哥伦布已经同意接受亚历山大给他安排的位置,而这个位置显然是在他之下。

  这让杰姆斯很高兴,看着哥伦布愤懑却又无奈的神情,他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现在看着亚历山大,杰姆斯忽然觉得对这个结果亚历山大好像并不觉得意外,甚至连哥伦布最后不得不接受现实的妥协,似乎也都在亚历山大的预料之中。

  这让杰姆斯忽然对亚历山大关于新殖民地的那些猜测有了新的想法。

  虽然之前他也相信亚历山大应该是很有把握才会在新殖民地上投下那么大的本钱,但是现在他的这种信任已经变成了一种近乎盲目的信赖了。

  他觉得亚历山大一定是知道什么,或许他还有别人没有的证据证明那片土地如他所说,其实是一片比所有人的想象都大得多的巨大大陆。

  这让杰姆斯的心头不禁涌起个强烈念头:“既然克里斯托弗都能一度成为新殖民地的总督,那么发现了那片新世界的自己会成为什么?”

  这个念头让杰姆斯一阵激动,看着亚历山大的眼神也变得炙热起来。

  亚历山大能感觉到杰姆斯情绪的变化,他知道这个其实和他的哥哥一样十分贪婪的人都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对此并不介意。

  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总比那些只想混日子的人有用的多,至于那些害怕自己的手下有着雄心壮志的人,只能说他们对自己是太没有信心了。

  亚历山大相信自己可以控制住一切,就如同他当初来到伊比利亚的时候就有信心能够在这片土地上掀起一番风浪一样。

  如今进过几个月的时间,伊比利亚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曼努埃尔已经和伊莎贝拉势如水火,两国战争一触即发。

  而与此同时,安达卢西亚令人意外的叛乱虽然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但是却也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么还有什么是他没有想到的呢?

  大概就只有贡萨洛的受命回国了。

  亚历山大捉摸着这件事,打算分别给巴伦娣和箬莎写封信。

  只是不等他拿起笔来,随着又一个由堤埃戈从巴伦西亚派来的信使送来的密信,一个个惊人的消息也终于传到了塞维利亚。

  而在这封因为内容太多,以至单是破译就费了不少时间的密信中,最让亚历山大关注的是凯撒的举动。

  “凯撒从厄尔巴岛逃出来了?”

  亚历山大紧紧皱起了双眉,他知道凯撒一直很不老实,即便把他囚禁在了厄尔巴岛也只是权宜之计,不过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惦记着再次惹是生非。

  而每一次他这么干的结果,都是卢克雷齐娅用在亚历山大面前不停的哭诉哀求换取对她哥哥的原谅宽恕。

  “凯撒回到了罗马。”

  亚历山大继续看着密信中下面的内容,当他看到亚历山大六世用隆重公开的欢迎作为向世人显示他对儿子的支持时,亚历山大不由用手指轻轻揉着额头,脸上露出了个莫名的神色。

  那神色中掺杂着无奈,嘲讽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当他轻轻“吁”的吐出一口气后,他的脸上留下的只有似乎一抹似乎终于放松下来的轻松感。

  “凯撒。”

  亚历山大用透着冷漠的语气说完就把密信放在了一边。

  “老爷,您不让信使带回个什么回信吗?”谢尔小声提醒,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那密信的规模也知道一定发生了大事,现在看到亚历山大似乎并不打算写回信,他就不由出声提醒起来。

  “我会写回信的,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安排好其他的事情,”亚历山大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街道上匆匆来往奔跑的联军军队,他回头向谢尔问“谢尔你认为他们能抵抗多久?”

  “您是说对付那个贡萨洛吗?”谢尔有点茫然的想了想“老爷我不知道那个贡萨洛究竟有多厉害,不过我想如果他和那个巴耶塞特苏丹差不多那这些家伙可能就要有麻烦了,您知道当初在布加勒斯特都发生了什么,如果没有您,也许布加勒斯特如今已经陷落了。”

  “我很感谢你的恭维,不过我们都知道真正的奇迹只是来自一发意想不到的炮弹而已,”亚历山大看了眼谢尔“不过你说的不错,这些人根本不是贡萨洛的对手,他们最后的结果只有战败投降,对唐·巴维来说最好的结果则是依靠拖延让伊莎贝拉不得不接受他的条件。”

  亚历山大说着又望向窗外,然后他摇摇头:“我必须让这一切继续下去,贡萨洛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应该有足够的事情让他做。”

  说完,亚历山大走到桌边拿起笔来,稍微想了下,开始给在巴利亚多德的乌利乌和诺尔梅齐写信。

  “我已经知道了罗马忒西亚发生的事情,这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是却并非是世界末日,所以你们应该做的就是继续按照我之前的安排进行你们的计划,我想在这段不断的时间里你们已经和我们朋友菲利普攀上了不错的交情,接下来发生什么,相信你们已经有所准备,那么就等着我的回来,然后让我们一起为伊莎贝拉和她的一家人最后的辉煌作为见证。”

  写完这封不长的短信,亚历山大仔细的把它译成密码封好放在一旁。

  随后他抬起了头看着谢尔,似乎是在向他解释似的说:“现在,我该解决在罗马忒西亚发生的事情了。”

  说完,他拿起一张空白的信纸,把笔蘸饱了墨水,却并不落笔,而是稍微停顿了下,然后他在这张信纸上写下了唯一的一句话。

  “上帝的归于上帝,凯撒的归于凯撒。”

  随即,他把这封只有一句话的信封好,放在了桌子上。

  “让教会信使把这封信送出去,告诉他们,我给他们足够多的赏钱,要他们无比要把信及时送到。”

  谢尔从桌上拿起信来小心的收好,巴尔干人隐隐的有种感觉,似乎公爵老爷这次要做件什么大事了。

  1501年4月的最后几天,在战云密布的意大利发生了几件吸引了无数人目光的大事。

  法国军队在进入了罗马忒西亚公国境内后稍作休整就兵分两路开始向南推进,他们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同时拿下作为公国中枢蒙蒂纳和对于罗马忒西亚来说十分重要的比萨。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法王路易十二亲自带兵向蒙蒂纳推进,而这一次普罗斯旺伯爵鲍威肯则在负责保护法军右翼安全的同时向比萨进军。

  法军的这一举动引起了意大利各个国家的关注,对于路易十二的野心,所有人都不由警惕起来。

  人们的目光投向了意大利中部,他们知道或许这场在罗马忒西亚发生的战争,将会成为决定法国人是否会吞并整个意大利半岛的信号。

  一支将近50000人的大军出现在意大利半岛,这是一件让任何人都为之胆寒事情。

  路易十二相信面对自己如此锐不可当的势头,那位正在摄政的罗马忒西亚公爵夫人唯一的选择只有投降议和,而他甚至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唯一需要接受的条件,那就是代替她的丈夫宣布放弃罗马忒西亚公国的冠冕。

  而在这时,另外一个让路易十二觉得更加胜券在握的消息也随即传来,在回到罗马后,凯撒当即宣布组建新的教皇军,同时他也正式向罗马忒西亚公国发出了宣战声明。

  当凯撒的人赶到法军军营向路易十二报告他的这个决定时,路易十二相信罗马忒西亚公国在如此的两军夹击下,失败已经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路易决定向罗马忒西亚派出招降的使者。

  只是这个招降的行动并没有能实现。

  4月21日,就在凯撒一边组建军队,一边宣布向罗马忒西亚宣战后的一周后,一份由在罗马城里的各个公国与城邦的使者经由本国授权签署的声明突然经由枢机主教马希莫递交给了教皇亚历山大。

  比萨,费拉拉,罗马忒西亚,威尼斯,博洛尼亚,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和塔兰托各国与领地领主,宣布组成第三次反法神圣同盟,向法兰西宣战!

  几乎与此同时,由流亡在外的多利亚与卡尔吉诺家族为代表的热那亚流亡贵族们也宣布加入这一同盟。

  随后,已经成为枢机的马里亚诺·德·美蒂奇公开宣布支持神圣同盟的行动。

  而在这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中,那不勒斯王国的表现则让刚刚表示了对凯撒支持的亚历山大六世不只是意外,而是大吃了一惊!

  4月25日,那不勒斯摄政女王箬莎·科森察·阿斯塔玛拉宣布亲自带领那不勒斯与塔兰托总计大约8000人沿着弟勒尼安海岸,以海陆并进的方式向北方出兵。

  其中海上兵力的目的地是比萨港,而陆上由箬莎亲自带领的军队则兵锋直至罗马!

  很显然,箬莎以这种完全照搬路易十二进军方式的强硬的态度证明了对自己哥哥的有力支持。

  而就在亚历山大六世因为箬莎的举动震惊不已的时候,另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也从北方传来。

  马克西米安派出了他的首席宫相,在抵达蒙蒂纳的当天,科茨察赫以皇帝的名义宣布,加入第三次反法神圣同盟。

  一场双方都酝酿许久的战争,即将在意大利的土地上展开。

  而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封由教会信使们传递的,来自伊比利亚的信经过辗转,终于在4月份的最后一天送到了正在那不勒斯的一个犹太年轻人手里。

  看着信中那只有一句话的内容,约瑟夫·布契尼微微眯起了眼睛。

  然后他向对面抻长脖子焦急等待的两个同伴露出个笑容:“去告诉富格尔家,可以收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