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农女我捡个崽崽来种田 > 第一百零四章:情敌见面
  一对好朋友坐上马车,去江宅。

  猜到吴莲会来接孩子,江岚在家等着,昨天两个孩子玩的很晚,小新难得有个好朋友,江岚想着偶尔纵他一次无所谓。

  最后两个人打哈欠了还不肯睡,还是吴蔚一个肩头扛了一个抗回了隔壁。

  两个孩子突然被举高,大半夜了兴奋的尖叫。

  吴蔚说谁叫就送回谁家,两个小娃娃都捂住自己的小嘴巴。

  早上一直睡到太阳高高,吴蔚后面跟着两个小娃娃,当然不便翻墙,从两家后门去江宅。

  江宅厨房一直热着三人的饭,江岚早吃过了。

  吴莲和李玉灵到了时候,吴蔚和小新麟麟正在吃饭,江岚去后院看她的辣椒去了,长势很稳定,接下来留一袋子种子。

  可以放在赵家村种了,赵家村如今有专门给香满楼种菜的,在香满楼三家酒楼做工的,胭脂铺子也有姑娘媳妇做工的,还有眼线笔作坊做工的,郑垣的纺织作坊也招了几个人。

  如今没给她用上的人,都是一些只会种地的老实巴交的村民了。

  现在,这部分也能用上了,找一些地块专门种辣椒,以后不仅做火锅用,还可以直接卖干辣椒去南方,哪里才是辣椒的推广地,气候湿热,辣椒怯湿。

  好歹江岚没和吴蔚还有俩孩子一个桌子吃饭,对李玉灵的视觉冲击力不算大。

  江岚回来的时候,由于去了辣椒地中间,衣裙上有些许泥巴,袖子也有几块被露水打湿,在李玉灵看起来,是有些狼狈的。

  看到来了外人,江岚礼貌的颔首致意,丝毫不觉得自身有什么不妥,道了失陪去换了衣服。

  再过来的时候仍然是一身素雅的浅青色衣裙,头上只有一根银簪,簪子精巧,只镶嵌一棵小粒红宝石,显得光彩夺目,素雅中别有一番亮色。

  李玉灵好像有些明白了,江岚吸引人的不是妆容衣服,而是本身那种宠辱不惊的气质。

  不管面对的是盛装的她和莲莲这种贵女,还是底下卑贱的奴仆。

  但,她仍是不甘心认输的,她的人生中极少有失败。

  吴莲介绍李玉灵和江岚互相认识,并没说明李玉灵的身份,只说是自己闺中好友。

  能做吴大将军妹妹闺中好友的,岂是常人,江岚明白李玉灵身份不一般,只是客套让茶。

  吴莲看着麟麟跟小新吃饭,小新夹哪个,麟麟也夹哪个,两个人吃着吃着筷子打架,还咯咯笑,两个人比赛着吃的都不少。

  麟麟在家吃饭是老大难,挑食的很,这有人抢食,连平时不爱吃的鸡肉都吃了不少。

  后面江岚担心他们吃坏肚子,不许小新吃了。

  麟麟跟着也停了下来,两个人喝了汤,撤了早餐。

  吴蔚近日里忙,看到吴莲过来,他吃完早饭就走了。

  近日里临昌县有陌生人群出入,来者不善,如今他的妹妹,恩人的女儿,他想守护的人都在这里,不容有差池。

  麟麟吃完饭看到娘亲不忙带他走,继续给小新玩儿。

  李玉灵自然不会主动跟江岚搭讪,江岚也不是热情的性格。

  吴莲怕引得她俩认识后出事,装哑巴默不作声。www.zjdownload.net

  三个大人只好直唰唰的看着两个小娃娃兴趣盎然玩无聊的玩具。

  本来玩的好好的,麟麟翻出一个没见过的弹弓,扯着玩,小新要教他,他不肯给小新,两个人争着争着麟麟气哭了。

  手一松回头扑到吴莲怀里喊着娘亲,哇哇大哭。

  他松开弹弓弹到小新的手,有些疼,小新也眼圈红了,但麟麟哭了,他不想哭。

  委屈的红着眼圈也扑到江岚怀里。

  江岚揉了揉他的小脸,先温柔的肯定他:“小新是想教朋友玩弹弓对不对?”

  小新闷声:“嗯,但是他不想学。”

  “玩具只要玩的开心,怎么玩都可以,你不能强迫别人学你的玩法。”

  小新不赞成,却没反驳。

  江岚推推他:“去玩吧。”

  小新自己坐在玩具箱前,摆弄别的玩具,不碰弹弓。

  那边吴莲也在哄麟麟:“要耐心听朋友说话,接受别人的建议呀!”

  麟麟一会儿平复了情绪,看到小新在玩,忍不住走了过去,小新看看他,递给他一个别的玩具,很快两个孩子又说说笑笑叽叽喳喳。

  吴莲笑:“孩子们合好的真快。”

  江岚深以为然的点头。

  李玉灵也想起了小时候的事:“那次我弄坏了你养的花,你下午生我的气不理我,晚上我钻到你被窝你就抱住我睡觉了。”

  李玉灵小几岁,调皮捣蛋的事没少做,弄坏吴莲的花不是故意的,第二天就亲自买了两盆道歉。

  两个人一起住,那这位就是长公主的女儿了。

  江岚猜到李玉灵的身份,只是警醒自己一些别得罪她,惹来麻烦。

  最好是敬而远之。

  吴莲开始说起麟麟幼时一些糗事,江岚也交换一些小新的一些好笑事迹,李玉灵间或发言,三个人聊的还不错。

  差不多一个时辰,吴莲要回去,总不能在这儿吃午饭吧。

  麟麟却还是依依不舍。

  李玉灵不以为然。

  “可以让他去你家陪你玩啊!”

  江岚含笑拒绝。

  “我不在旁边他也淘气的紧,下午我有事,改天带他去找麟麟玩。”

  李玉灵不拿客气话当话。

  “到时候去了叫上我,我在这里也挺闷的。”

  多了解情敌,知己知彼,方能赢得吴蔚的心。

  李玉灵上了回去的马车,她的侍女花容紧随其后,一个货郎挑着扁担经过,侍女的袖子拂过货箱,一个字条飞进袖子。

  这番行为极隐蔽,江岚和小新已经回过头进了家门,没有察觉。

  但没逃过隐在江宅附近大树中暗卫的眼睛。

  那个货郎看着就不对,脚步轻盈,不像负了重物,且大路几十尺,却走的离郡主那么近,早就盯着他了。

  花容神色间毫无破绽,上了马车,她一向说话动听,巧妙的捧着李玉灵,有时候还能出一些好主意,是李玉灵最信任的一个侍女。

  她们回到李宅,花容给李玉灵更衣,传膳,直到李玉灵午休才回到自己房间。

  她们这种得脸的贴身侍女有自己单独的住处,还有小丫鬟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