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民国草根 > 第三百零一章 感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这里的初家老爷也有些恍然:“你若是不提我都快要忘记了,你竟是与我的二女儿还是同学呢。”

  “呵呵,邵年时你真是了不得了,都能让我记不得你与我的女儿是同龄人,着实是你的本事呢。”

  初家老爷这话说的无心,可是听在邵年时的耳朵之中却变成了有意了。

  因为这句话,这位少年老成的年轻人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性』格是否对自己是有利的了。

  此时的邵年时还在想着,要不自己还是装的稚嫩一些?

  总比被初家老爷给他当成了初雪的长辈,为以后自己策划的追求之路多了许多的阻碍啊。

  只可惜,还没等他细想,对面的初家老爷就结束了这个与大局无关的话题,既然邵年时与王栓子都将自己的建议听了进去,那么剩下的时间就要好好的就着这一阶段有关于山东的经济民生,商事军事来好好的谈论一番。

  也不知道是过了半刻还是更久,却见守在门外的初忠敲敲门走了进来,对着他们这一屋子的人比了一个阻止的手势了之后,就看到一大波的有关于『政府』的接待人员开始挨个房间敲门了。

  “看来,这次晚宴已经正式结束了,可算是能让我这把老骨头松快松快了。”

  “我刚才叮嘱你们的事情你们也抓点紧,咱们今天的谈话也就此结束吧。”

  听到这里的邵年时与王栓子忙一起随着初家老爷起了身,依然是一左一右的等到初家的人退场了之后,这才一前一后的打算从这个大一些的休息厅之中走出。

  可谁成想,前面的退场还算是顺利,两个人在大门口处准备分开的时候,却见到这省宴会厅对面马路上齐刷刷的停了一排的军用吉普。

  它们前后夹着一辆最新款的黑『色』斯蒂庞克,这款为美军提供军用发动机的厂家生产出来的轿车,都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冷硬气派。

  长长的大鼻子,配上两个硕大的银白『色』的前车灯,被映衬的过于短小的后排座,却被布置的十分的豪华与舒适。

  就在那个米黄『色』的真皮沙发座的正中央,坐着的就是邵年时与王栓子的死敌,张宗昌。

  他正捋着自己特意留出来的两撇小胡子,神『色』莫名的打量着一同从宴会厅走出的,他同村的老乡也是现在的敌人。

  坐在他旁边的袁书娥对于张宗昌在宴会散去了之后依然不肯走的行为表示出了极大的疑『惑』。

  这位只穿着了一件貂绒的披肩,为了风度底下还穿着『露』出小腿的旗袍的美貌『妇』人,被张宗昌特意打开的车窗给吹了一个透心凉。

  她对此已经抗议过几回了,却未曾从自己的丈夫那里得到反馈。

  等到张宗昌见到了邵年时的出现终于有了一些反应了之后,袁书娥的注意力就全被车外的那个高瘦的年轻人给吸引了过去。

  “喂,你瞧什么呢?认识的人?”

  “这年轻人不会是哪家大家的公子吧?瞧着竟带着一股子书生的气息。”

  “不像,若真是济城书香门第的出身,今日宴会一定会如同那些旧派人士一样,穿着长袍出现在宴会厅里的。”

  “那就肯定是留过洋的,必然在国外学到了真本事的人。”

  “若只是家中有钱外出镀镀金的,可没他身上这种沐浴书香的味道。”

  这袁书娥对于邵年时的评价实在是够高了。

  张宗昌毕竟与其在一起了好几年,他很是清楚自己这位夫人骨子中是多么的清高的。

  作为一直被对方笑称为农民泥腿子的张宗昌对于袁书娥的这番评价很不开心。

  他有些恨恨,却只能故作轻蔑的回应到:“呵,没想到夫人还有看走眼的时候。”

  “这人不过是我那老家丘村中走出来的农家小子罢了。”

  “用父母留下来的全部身家投到了初家镇初开鹏的门下。”

  “这几年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机遇,变得人模狗样了起来,摇身一变竟然还成了高等中学的学生。”

  “就我离开村子的时候,他还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愚夫呢,这一转脸就能装成一个文化人了,反正搁在我这里,我可是不相信的。”

  张宗昌觉得他如此说了,依照他夫人的脾『性』怕是立马就对邵年时的过往充满了鄙夷,谁成想事情却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这位时不时就瞧着他不顺眼,还给他扣过绿帽子的夫人竟然对于邵年时这种在困境之中仍然不忘记学习以及提高自己的做法表达了极高的赞许。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啊,生活如此的艰辛,却依然不忘记学习文化。”

  “这可真不像是某些人,自认为能将百十个字儿给认清楚了,也就变成了大才子了。”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坐在她身旁的张宗昌,然后带着些怒气的对这位不解风情,大冬天还抽风的丈夫抱怨到:“所以,你在外面等了那么久,就为了等这个年轻人?”

  “现在人你也见到了,能不能拜托你将窗户给关上?”

  “若是知道的是这位年轻人曾经与你有过过节,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张督军荤素不忌,男女不拒的,对人家有什么想法呢。”

  “怎么?现在姐姐妹妹的玩腻歪了,想要尝尝男人的鲜了?”

  “我告诉你啊张宗昌,你将我家小妹娶回家中已经让我沦为了东三省的笑柄了。”

  “若是你在山东还想要做些什么出格的,到时候可别怪我再给你头上扣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喝,你这般不给我脸面,就别寻思着还让人给你留脸。”

  “我可不想着你这兵当到哪一处去,这名声和脸面就丢到哪一处去。”

  说完,袁书娥就愤愤的拍了一下司机的车座,对着前方高喝了一声:“开车,回督军府!”

  那司机平日里虽说拉着的多是张督军,但是只要是跟在张宗昌身边的老人们都知道,这家里若说有比张宗昌更大的,那一定是袁书娥了。

  所以,此时的司机一点都没犹豫的,那是一脚油门就将车稳稳当当的开了出去。

  他滴滴按下的两声喇叭,也让前面开路的吉普高速的往前方开路去了。

  大概是这一串儿车队表现的过于怪异,邵年时与王栓子齐刷刷的都往张宗昌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斯蒂庞克后座上的张家夫『妇』,两个人在经过时视线全都是放在邵年时的身上的。

  这位年轻又成功的商人,此时正因为济城的寒冷而将一件双排扣的灰『色』格子大衣往身上裹去。

  他那款黑『色』的与他的礼帽以及鞋子同『色』系的围脖,因为济城的风微微的刮起,在后背闪烁着的宴会灯光的映照下,莫名的就多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

  从他们这个角度望过去,这般得体的打扮却无法吸引住他们的眼球。

  因为这些有关于精致的衣着,也只不过是邵年时那一双长得尤为精神又有神的眼睛的衬托罢了。

  当他向着对方望过去的时候,仿佛能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璀璨的星空。

  那双眼睛是那般的清澈却不失锐利,让邵年时的只有六七分的容貌一下子就升腾到了**分可以称之为英俊的范畴之中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见到邵年时全貌的袁书娥也不禁的赞叹了一句:“真是一派桀骜的少年郎啊。”

  也就是这一句,让张宗昌对于邵年时的关注瞬间就被拉了回来。

  他有些警惕的瞅瞅身旁的女人的表情,又看了看身后已经模糊了的小小的身影,心底里一直跟自己建设到:这只是随口一句感叹,随口一句感叹,竟是连邵年时当年对他做出的过分的事儿都不想计较了。

  只想着不要再见到这个浑身都充满了勃勃之气的青年人才好。

  邵年时不知道一场有关于他的谈话正在宴会厅的门口发生了。

  他只是将自己身上可以用于保暖的衣物裹得再紧一些,顺便再感叹一下济城这说变就变的天气。

  作为一个消息灵通的黄包车夫,黄小二早早就从车行的管事的口中知道了,在省厅举行的迎接新督军的晚宴。

  他跟旁的车夫不同,他不认为所有有资格参加此次宴会的人员,都会有自己的专车亦或是自己包月的车夫的。

  所以,在这个寒冷又深沉的夜晚,他义无反顾的趴在了距离省外务宴客厅外不远处的胡同口那。

  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企图在这个深夜之中拉上一位难得大方需要他这样的车夫来解救的客人。

  只不过,黄小二的前半场着实有些不走运。

  一辆接着一辆崭新的汽车,架子全都是精钢做的还带着漂亮的绸缎后斗的专用包车从他的身边擦过,却没有一位客人,是用腿走过来的。

  这让为了等待一个机会的黄小二陷入到了十分窘迫的境地。

  因为他为了等待这个机会,竟是一晚上都没有在他那下街区域内跑活了。

  而少了这半天的收入,他们家已经陷入到穷困边缘的生活怕是要更加悲惨一些。

  想到他躺在床上的老母亲,以及『药』店的大夫给他配的五十个大子儿一碗维持老母亲生命的中『药』

  黄小二就在这个胡同里边哽咽了起来。

  就在他马上就要陷入到了绝望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那个正站在王团长的军车边上摆手说是要自己走走,顺便去前面街边的老马家吃一碗牛肉面的邵年时。

  这位穿的很精神的贵人,是不是不想乘坐他的朋友的车呢?

  大概是一家人的命都被黄小二寄希望于今晚。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竟是拉着他那辆破旧的黄包车径直的朝着邵年时的身边跑去。

  “客人,客人需要坐车吗?”

  黄小二说这番话的时候是打着哆嗦的,他身上只用稻草填满,看似厚实的御寒的衣物在今晚有些邪『性』的大风之中被吹了一个全透。

  这让他本来就不算伶俐的口齿愈发的结巴了起来。

  然后,他就见到,他上前询问的那个年轻的贵人并不曾说话,反倒是背对着他的那个坐在很气派的汽车中的那名军爷十分不耐烦的朝着他挥着手:“去去去,一个拉破车的在这里裹什么『乱』!”

  “我兄弟能是坐你这种车的人吗?”

  只这一句话,就让黄小二的心变得比他的身体更加的冰凉,他哆嗦了两下嘴唇,甚至说不出更多恳求的话语,就这样傻愣愣的瞧着对面的人,仿佛这个世界与他再也没有了关系。

  “王哥,别这么说,这天这么冷,我自己走到那边的街角也是挺费劲的,坐你的车还不够折腾的,你也不跟我顺路,我瞧着这时候能出来这么一趟能走胡同的黄包车也是挺不错的。”

  “何该着我今天晚上有口福,这碗牛肉面我是吃定了。”

  “所以王哥,你先回吧,你这连夜往家赶,路上也小心点。”

  “咱嫂子可是快生了吧?等到你办酒席的时候,我送咱们侄儿一份儿大礼,咱们到时候再聊可好?”

  见到邵年时竟是铁了心为了口吃的去吹这一路的冷风,王栓子也不劝了,他只是摇摇头跟前面的司机吩咐了一声,他们这一行就连夜往抱犊崮的方向赶去。

  依着王栓子对于自家媳『妇』的心思,跟着他的兄弟们是都知道的。

  大概是他们家的嫂子的临盆期就在这几天,而显得有些焦心吧。

  见到王栓子就这么走了,邵年时也是出了一口气。

  旁人心中有事儿,什么时候不能聚?就不要偏在这个时候给人裹『乱』了。

  想到这里的邵年时转过身来对着那个因为他的回答又再一次的活了过来,脸上那惊喜怎么都藏不住的黄小二说到:“车夫,咱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一句话将黄小二从巨大的惊喜之中拉了回来,让他赶忙将肩膀上搭着的破『毛』巾往自己那四处漏风的后车斗处抽打两下,半是搀半是扶的就将邵年时给迎上了车。

  “好的,客人,您是要去老马家牛肉面馆吧?”

  “好嘞,您坐稳,咱们现在就过去。”百镀一下“民国草根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