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1205章 无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聂枫此刻完全没有注意到宋慈看她的眼神,此刻的她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眼神中更是带着崇拜之色,她以前就对六扇门的充满了好奇和美好的理想,现在终于亲眼看到了六扇门是如何办案的,果然没有让她美好的理想蒙尘。

  六扇门果然厉害,果然破案如神,证据确凿,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我是被冤枉的,你现在知道了吧?”只是忽然一个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让她下意识的就是回去一拳,作为捕头多年,身手还算不错,关键她练武很勤奋,所以很多动作就是下意识的。当她打出去之后发现是宋慈,可是想收已经来不及了,直接一拳砸在了宋慈的脸上,宋慈顿时眼冒金星,眼前发黑,好半天才止住自己的摇摇晃晃的身体,只是眼睛已经成为了一个熊猫眼,鼻子也挂血,看起来有点惨。

  这自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甚至很多人都忍不住的笑出声,实在棺材仔的样子有点好笑。棺材仔稍微定了定神,开口就大骂:“你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之前冤枉我也就罢了,以为自己是捕快就了不起啊,无缘无故的就把我抓来了,以为要立功了吧,结果现在知道了吧,你差点害了我,幸好是六扇门的捕头在,不然我不仅被冤枉,更是被你害死,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成好捕快。”听到这话,聂枫本来开心的心情瞬间就被打破了,本来被革职心中就不开心,此刻宋慈的话基本上是刀刀往心里扎,毕竟当捕头,成为六扇门那样的捕头是她心中最高的理想,结果现在被人当众批判根本当不了捕头,这让她很生气,很想揍人。

  但她也知道自己之前抓宋慈确实错了,现在宋慈洗刷了冤屈,可是如果没有六扇门的人,宋慈说不定就会被冤死,那她也就成了罪人。

  因此她只能受着,被骂也没办法回击。

  本来以为她还要继续忍受宋慈的埋怨和辱骂,可谁知这时候,忽然一个人影站在了她的身前,正是钱如怀,所有人包括宋慈都没想到会站在聂枫身前,然后直接一脚踢在了宋慈身上。

  宋慈倒飞出去,吐了一口血浆。

  “大人?”宋慈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踢他,不是六扇门嫉恶如仇,他都已经洗刷了冤屈了,为何六扇门的大人要揍他?

  众人也是一脸问号,他们也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聂枫也傻了,就那么愣神的看着的肩膀,此刻整个人都感觉到一座高山阻隔在了她和宋慈中间,为她当下了来自宋慈的恶毒侮辱。

  没有人敢质问六扇门的捕头,但钱如怀自然不会让人误会他的行为,特别是聂枫,不能让聂枫心中有了阴影,当然最终的目的是收服聂枫,顺便将宋慈的名声弄臭,让这货不得翻身。

  “怎么?对我打你有意见?”冷笑着道。

  “不敢。”宋慈低头表示臣服,这货并不傻,哪里敢跟六扇门的大人较劲?

  不过钱如怀却是冷哼一声道:“哼,不敢并不代表着没有,对吧,好,我六扇门办事自然是事出有因,公平公正,你是不是觉得你刚才骂这位聂枫姑娘骂的很对?”

  这话一出,大家都更加的疑惑,在他们想来这没错啊,正如宋慈说的,聂枫抓他,差点就害了他,这时候骂一顿,出气不算过分吧?

  “难道大人以为不对?”宋慈这时候心中也是有火气的。钱如怀冷笑着看向他道:“当然不对,你被冤枉,本是可怜人,可我六扇门既然注意到了这冤情,自然帮你洗刷,可是你真的觉得自己没错,而且很委屈?那么我就来告诉你,你错在了什么地方,朝廷律法我不去说,因为这是王管辖范围,那么就说王制定的律法,那一条规定你可以扮鬼吓人的?”

  “更不要说你想借此翻案,为自己洗刷冤屈了,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律法何在,是不是有人觉得自己被冤枉就可以扮鬼吓人,甚至明明犯罪,却扮鬼吓唬当事人,影响人证说谎,从而逍遥法外?”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之前他们觉得宋慈没做错什么,但是现在被这么一说,他们才发现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是啊,我看你不顺眼,我就扮鬼吓唬你,你乐意吗?这往小了说就是恶意,往大了说就是犯罪。

  聂枫也没有这样考虑过,此刻眼睛更是惊喜的看着,崇拜之情更强烈,不亏是六扇门的大人啊,不仅人长的帅,关键能做到真正的公正。

  宋慈也被说傻了,他根本不知道还能这么来说,虽然他觉得这里面有些还是有点问题,但也不由的认为说的对。

  却并没有就此打住,继续道:“还有你刚才说这位姑娘有错,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作为一个女捕头,哪怕是曾经的女捕头,路遇你这种不法之徒,心存正义,将你抓捕来见官,何错之有?”“你是被冤枉的,但她怎么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单说你扮鬼吓人这件事,我觉得她应该受到表扬,因为扮鬼吓人就是不对,她心存正义,将你抓捕,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是捕头,但是她的行为和她的心,比任何一个在职捕头都要负责。”

  “更不用说朝廷那些混蛋捕头,都不足以比她万分之一,试想,如果今日她被你这么冤枉,他日谁还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难道都做一个遇事就躲,见人受害犯罪也漠不关心的人吗?”“这个聂枫姑娘,我看不仅没错,还需要奖赏,最起码她心存正义,宋翊,你觉得呢?”

  宋翊自然立马开口道:“不错,此女有公正之心,正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捕头,却甘愿做捕头的事情,确实是大义所在,应该赏,我回头会根据规定给予赏赐,当然如果聂枫姑娘愿意,我们衙门还缺捕头,可以来我这里当差。”听到这话,大家瞬间看聂枫的眼神都变的友善和尊敬起来,这让聂枫很是没想到,当然同时对六扇门的崇拜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对钱如怀的个人好感也是直线上升,钱如怀的样貌跟她梦中的六扇门捕快高大的形象就此重合。

  宋慈这边反而被众人鄙视起来。

  “刚才还觉得宋慈可怜,现在想来,我真是差点就上了这货的当,说到底他棺材仔扮鬼吓唬村长夫人就不对,万一吓傻了怎么办,谁来负责。”

  “说的是啊,确实是如此,不能因为你自己是冤枉的,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洗刷冤屈,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要律法何用?六扇门的大人们又何必帮你破案”“说到底,还不是自私,怕死,就想着这些歪门邪道来洗刷冤屈,村长夫人也是受害者啊,村长无缘无故死去,留下她一个人本来已经很可怜了,现在还要被宋慈给吓唬一下,万一被吓死了,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哼,听六扇门大人这么一说,我确实茅塞顿开啊,聂枫那么好,又那么有正义感的姑娘,差点就被宋慈这货带沟里了,聂枫,好样的。”

  “聂枫姑娘,你做的对,如果天下你这样的人多一点,犯罪的人也就少一点了,我向你道歉,刚才被宋慈带沟里去了,冤枉你了。”

  “我也向你道歉,我也被宋慈误导,现在听了六扇门的大人说才明白过来其中的道理,棺材仔真是该死,他刚才骂你,就该打,你的那一拳打的好。”

  这些人的话自然都传到了聂枫和宋慈的耳朵里,聂枫自然是心情瞬间舒畅,她原来没错,虽然她那刚才的一拳确实是无意的,但是现在也觉得打的很好,刚才她差点就被宋慈给迷惑住了。相比而言,宋慈此刻却是生无可恋,他本来被洗刷了冤屈很高兴才对,可是此刻却转眼之间成为了罪人,当然还不至于被抓起来,但是心里却好像有了枷锁,而且他很清楚,从此刻起他的名声算是彻底的毁掉了,他变成了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了一个别人眼中很不堪的人,本来棺材仔的身份已经让他抬不起头,以后恐怕更加的抬不起头。当然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坏的情况是他恐怕以后很难找到伙计了,试想谁愿意用一个被定性为自私的人?本来洗刷了冤屈的他应该开心,庆祝,但是他却生无可恋,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为了活下去,他甚至可能要远离这里了。

  替聂枫平反了之后,却没有再正眼看她,欲擒故纵这一手他都不用刻意的去玩,早就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所以转身对李清照,黑一他们道:“好了,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然后一行人转身离去,颇有些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众人看着的背影,瞬间感觉他就如同一个镇山宝塔一样坚固,让人放心,安心。

  聂枫再次被的背影所吸引,那个背影就好像她梦中的那个自己最崇拜的人,于是不由自己的她就想跟着而去。

  只是这时候却是被自己的父亲聂人龙一把拉住了。

  “父亲你干什么?”聂枫不由的皱眉问道,语气中有些焦急和责备,她怕走远,再也找不到了。

  聂人龙开口道:“我才要问你,你干什么去?刚才宋翊大人不是已经说了,会给你奖励,甚至让你在衙门当差,你又可以当捕头了,还是在你老爹我的手底下,你还不先把这件事办了?”

  这要是在没遇到之前,聂枫肯定巴不得答应下来,毕竟这是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不错,本官缺人手,你又是被……大人赞许过的,而且你是聂人龙的女儿,身家清白,我也安心。”宋翊开口道,这当然不是看在聂人龙的面子上,虽然多少有点,但更多是钱如怀的面子上,他总觉得肯定不是一时起意才帮助的聂枫,从这一点上再次看出来他确实有些才能,揣摩上级的心思,也是一种本事,收编他的原因也有这一点,不然收编一个连自己意愿都理解不了的人干什么?

  只是聂枫现在眼中只有六扇门,或者说只有钱如怀,因此她开口道:“这个我考虑一下,回头再说。”说完她挣脱了聂人龙的手,迅速的追着等人的足迹而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但她就是觉得不能错过这一次,不然以后自己会后悔终身,她也不可能再碰到一个这么崇拜的男人了,以前是六扇门,现在她其实已经将六扇门的崇拜全部转嫁在了钱如怀身上。

  聂人龙还想追上去拦下来聂枫,但是宋翊却是拦住了他道:“行了,让她去吧,未必是坏事。”聂人龙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宋翊,他不知道宋翊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肯定是有深意的,正要问一个清楚,却发现宋翊已经去安抚村长夫人了,同时让组织村民再次将村长的棺材盖棺埋葬,他也顾不得聂枫之事,立马去帮忙了。

  这边离开之后,就向着家而去,而此刻的唐思正一脸激动的看着,当然还有跟李清照说自己的心情,比较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六扇门破案。

  “清照姐,大人他真是太厉害了,这样的冤案,竟然就轻松解决了,昨天我没见你们去追查真相,以为你们忘记了,没想到心中早就有谱了。”唐思开口说道,看向的眼神越发的掩盖不住自己的那份喜欢之情。

  “呵呵,你以后跟的久了就会知道,大人心中一直就有谱,什么事情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李清照开口笑道,她跟随的时间不算短了,自然知道的性格,认真的事情,那什么事情都能轻易解决。

  唐思听到这话,重重的点头道:“果然是这样,大人真的好厉害啊。”

  说完还偷偷的看了一眼,而此刻也正好看过来,她立马脸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李清照忍不住的偷笑。

  钱如怀却没有当做不知道,而是开口道:“唐思,现在冤情你也洗刷干净了,我们自然也就没必报看着你了,你也自由了,你可以离开了,为什么还跟着我们?”这话一出,唐思整个人都傻眼了,她之前盼着被洗刷冤屈,但是此刻却忽然觉得原来洗刷了冤屈更加的不好,毕竟已经没有理由再跟着林飞他们了,这可怎么办?她现在一刻也不想离开的身边,她哪怕一辈子不洗刷冤屈都可以,只是不要让她离开的身边就可以。

  “我……我……”唐思几次想要说出一个理由来,但都发现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这甚至都让她急的有些快要掉眼泪。自然不是真的要撵她走,这一点李清照很清楚,甚至内心还有点想要笑,毕竟她很清楚,这纯粹就是钱如怀在逗唐思,这时候她就必须出手了,不然事情就尴尬了,唐思万一一哭,额,虽然这一幕她很有兴趣欣赏,感觉一定会好玩,但是却不能啊,省得唐思真的走了,于是开口道:“大人,唐思现在跟我已经情同姐妹,现在她暂时也没地方可去,我想将她留在身边暂时跟着我,您看行不行?”

  听到这话,唐思立马可怜兮兮的看着道:“对,我现在都没有地方可去,想跟着清照姐。”

  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既然李清照收留你,那就暂时留下吧。”

  本来可怜兮兮快哭的唐思立马就开心起来,看向李清照的眼神中带着感激道:“清照姐,谢谢你,以后你就是我亲姐姐。”

  “合着我以前在你心目中就不是亲姐姐级别的啊!”李清照撇嘴道。“啊,当然不是的,我以前也将你看成亲姐姐的,只是……”唐思急的解释起来,只是越解释感觉越无力,眼眶再次发红起来,以前的她就算再哭也不曾哭过,但现在却一直想哭,这并不代表着她软弱,而是因为只有在她真正在乎的人的面前才会这样。

  “行了,逗你玩呢,还当真了……”李清照笑起来。

  唐思顿时反应过来,不由的道:“清照姐,连你也欺负我。”

  “咦,听你这意思,还有人最近欺负过你,谁啊?”李清照开口道。

  唐思立马发现自己又被耍了,不由的撅起嘴,不再说话,这让李清照更是笑的欢。

  而就这这时候,黑一却对道:“主上,后面有人跟着,应该是那个叫聂枫的女人,需不需要我去将她抓来或者杀掉?”

  在任何可能威胁到安全的事上,黑一从来不会大意,虽然武功高的天下无敌,但是他也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再说跟踪王的人,这根本就是找死。

  钱如怀听后,却开口道:“不打紧,她想跟着就跟着吧。”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但是黑一却不再多废话一句,离开了身边继续警戒四周,这就是的威望与规矩。

  李清照和唐思也对视一眼,眼中带着一些淡淡的敌意,虽然她们还不知道那个聂枫跟着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本能的她们并不喜欢女人接近,当然接受的女人另说。

  一路向着桃源镇而去,聂枫在后面跟的很辛苦,虽然说她有武功,但是跟林飞他们相比,就要差的态度,想要跟上可是并不容易,再说他们还都骑着马。

  桃源镇此刻自然还没有传开他们的事迹,当然就算传开了,也不一定有人能够一眼认出他们来,所以他们虽然吸引别人目光,但是还不至于造成什么轰动。

  可是就在他们进入桃源镇的时候,却是有两个看起来像是无赖的人忽然眼睛一亮。

  “好像是老大要找的人,你赶紧去报信,我继续看着他们。”一个无赖跟另外一个无赖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另外一个无赖答应了一声,立马就向一个方向跑去,速度还挺快。

  他们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细节,不是他们不谨慎,而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时时刻刻的都关注蝼蚁的一举一动?进入桃源镇之后,众人倒是没有那么急了,而是慢慢的逛起来,说起来他们来桃源镇几日了,但因为有事要办,还真没有好好的逛过桃源镇,正好今日事情解决,也如愿的达成了目标,留下了唐思,而聂枫看样子也很快会被他收入囊中,自然也就没什么可急的了,享受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也是不错的选择。一路逛,一路买,不缺钱,李清照管着钱,但是一直在身边大手大脚惯了,也早就不再当一回事,看到啥想要的就买,不仅自己买了不少喜爱的,包括唐思的也不少,至于钱如怀,人家肯定是对这些看不上眼的,但是李清照却也买了一堆,毕竟的一切生活都是她在照顾,其实某种意义上,她比自己还清楚该给买点啥。

  一路走来,来到了镇子繁华地段的时候,却是迎面冲过来十几个大汉,其中带头的虽然一身肥肉,但是凶神恶煞,让周围的人迅速都让开了路,瞬间热闹的大街,鸡飞狗跳。

  而当他们来到他们一行人身前一丈的地方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指着他们这边道:“老大,就是他们。”

  说话的正是当初镇口的两个无赖中报信的那一个。

  那个带头的肥胖恶汉,立马指着唐思大怒道:“混蛋,终于让爷爷我找到你了。”唐思看到这恶汉的时候,瞬间也是脸色微变,然后她急忙看向钱如怀,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