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宋缔 > 第两千零四十三章骑兵与骑兵的较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军最精锐的斥候踏白军已经出现在了青塘城外,他们是大宋最为精锐的一股力量,虽然战力并没有背嵬军高,但轮单兵作战他们哥哥都是骁勇善战的悍卒。

  青塘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开始的乌云早已散去,月光下的零散骑兵格外引人注目,皎洁的光芒在他们的盔甲上镀上了一层银色。

  呜啦啦的骑兵如同潮水般向那一点点的光亮,如同要吞噬海中礁石的巨浪。

  然而光电在草原上飞快的移动,流星般的不断闪烁,他们的速度是那么的快以至于青塘最骁勇的骑兵也无法追上。

  大地在颤抖,身后的骑兵人数越来越少,踏白军的虞侯拉起脸上的面罩:“减速!没想到青塘人的马力如此不堪,才过了小半个时辰而已便要舍弃我等!兄弟们回马绞杀!”

  “喏!”

  马上的骑士调转码头,以最快的速度武装自己,马鞍山的棘轮弩被拉满,狰狞的铁箭被安置在上寒芒闪烁。

  踏白军开始围拢起来,分散的踏白军难以追赶,可聚集起来形成军阵的踏白军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现在的踏白军已经和原先大不相同,原先的踏白军因为武力过人,能力出众但却不合群刚才被独立分配为斥候军使用。

  但这么多年来下来,踏白军早已认识到自己的缺陷,筷子理论谁都知道,只不过要看能不能妥协。

  现在的踏白军已经能做到相互配合默契十足,这是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道理,踏白军的将士认识到,唯有团结一致,努力的把数十人,数百人,甚至数千人纠结在一起才能成为让人瞩目的无敌存在。

  想要摆脱斥候的命运,想要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厮杀,需要的就是他们拥有成为袍泽后背的能力。

  当你成为袍泽后背的时候,袍泽也就成为你的后背了。

  呼哨响起,面对兴奋的青塘人,踏白军展现了他们的冷静,一双双冰冷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冲剂而来的青塘人,在到达最近的有效射程后,弩弦以最快的速度弹回了弩臂,战场上只能听见尖锐而刺耳的啸唳声,以及整齐的棘轮搅动声。

  咔咔咔咔咔咔,弩弦以最快的速度被上好,踏白军再次攒射,黑夜是踏白军的天下,谁都不知道踏白军其实是大宋最擅长夜战的军队。

  他们借住夜色的掩护,看似把自己变成萤火虫,但黑色的披风却能让他们在黑夜中突然消失。

  奔跑中的光点其实是踏白军故意显露给青塘人的,这些人在不断的转移,他们能在马背上突然的消失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利用了视觉核心

  光点一直存在,可突然消失边让青塘人忘记了观察,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踏白军并非直接消失。

  青塘人紧盯着光点,只少不留神,宋军的黑色斗篷在夜间有着极好的作用吗。

  黑色弩箭在外不断收割着敌人的性命,踏白军很快又化整为零再次化零为整,虽然只有数十人,但却包围了比他们多出许多被的敌人。

  黑夜中黑的弩箭交织成一道无形的锁链不断绞杀青塘的骑兵,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无论怎么追赶,眼前的踏白军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钉在他们的身上,不断的吮吸着他们的性命。

  最熟悉骑兵作战的青塘人绝望的发现自己不应该脱离董毡的大军前来和这些宋军交手,这些了就如同绞索不断限制他们的呼吸,手中的弩箭够不到这些宋军,马匹也坐不上人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被宋军屠戮。

  战马的差距非常的大,这也是青塘骑兵无法追击踏白军的主要原因,还有便是这些踏白军掌握了骑士精湛的骑术技巧。

  在这样的草原上便能如履平地,这一简单的事情便能说明问题。

  折耳谷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最少有三支弩箭扎在胳膊上,刺痛的感觉已经消失,接踵而来的是剧痛后的麻木,如同无数的蚂蚁在啃咬自己胳膊上的骨头。

  咬了咬舌尖折耳谷让自己努力的保持清醒,若是他和自己的兄弟们不能突破宋军骑兵的封锁,那么这百十人都将折损在这里。

  加速,不停的加速,短刀插入了马股之中催发战马最大的力量,终于能和骑着高头大马的宋军相近,弓箭从手中射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折耳谷露出了绝望。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弩箭击打在宋军盔甲上被弹开的声音。

  开始的宋军永远装备了最好的盔甲和弩箭,什么时候他们的盔甲居然能抵挡住破甲箭的袭击了?

  折耳谷发誓之前用宋军的板甲做过实验,破甲箭在三十步之内可以穿透宋军的板甲,怎么现在完全无法穿透?!

  这意味着青塘人要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才能击杀宋军,肉搏战他们不怕,相反宋军的紧身肉搏没有青塘的勇士熟练,而宋军恰恰不会给他们紧身肉搏的机会。

  不过折耳谷的弩箭成功的拖住了踏白军的速度,回首望去折耳谷的心在滴血,百十人的骑兵队伍只剩下了不到四十人,其他人几乎被宋军虐杀,身上弩箭插满如刺猬一般的青塘勇士倒在地上,即便是倒下他们的双手也高举战刀,也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给折耳谷等人冲杀进宋军军阵的机会。

  裂口还是出现了,踏白军若是不想放弃全歼这些青塘人的计划,那就只能把他们收拾掉。

  弩箭被插回到马鞍山的皮革套子里,稍稍弯腰从得胜勾上取下马槊,如同宝剑般的长长槊刃在月光下闪烁着逼人的寒凉。

  “杀!”这是踏白军的唯一喊叫。

  十来个骑兵挺着马槊的冲锋如同千军万马冲杀过来,单单是这股气势就让折耳谷的脸色白了一分,青塘的勇士从来不畏惧死亡,也不会有恐惧升起,可现在折耳谷怕了……

  当他看见自己后背上的那支弩箭时他才明白这支宋军和大宋的骑兵不太一样,他们更强大,更迅速,更坚硬,也更为锋利。

  无声的怒吼永远不可能吓到敌人,踏白军的虞侯笑了笑便把折耳谷的脑袋挑在马槊上,他们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