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免费追书 >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 第447章 偷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免费追书] https://www.zjdownload.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你昨天晚上分明还应了你祖父,说不在诗会上出风头,以避免入宫的,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改的主意?”林老夫人不信自己孙女的说辞。昨天晚上明明说的好好的,那时候不见华儿脸上有任何的犹豫,显然是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的样子,今晨进宫的时候,也没见她说什么,不像是改了主意的样子,要是华儿真的是突然改了主意的话……那也就只可能在进宫之后……

  想到这里,老夫人脸上神情一变,不由地倾身往前凑了几分,看在跪在地上的林灼华,沉声问道:“太后身边的崔嬷嬷叫你过去,难道真的是为了画什么花样吗?是不是太后命她跟你说了什么?”

  进宫之后,华儿一直都在自己身边,除了那时候,若是华儿因为什么而突然改变了主意,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时候。

  “祖母多虑了,太后并未让崔嬷嬷跟我说什么,她叫我过去,的确是为了描花样。”

  “那你倒说说,你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昨天晚上你分明答应得好好。”老夫人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情不对,华儿不像妍儿,向来稳重,既然是全家都已经商量好的事情,她自己也点头了,就不可能再出尔反尔,她这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

  在回来的这一路上,林灼华已经在心中细细思量过了,当下便是沉声道:“在进到皇宫之后,孙女看到那些夫人们,便想到了孙女的将来。当时孙女就想着,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孙女以后就会跟她们一样,平日里在府邸后宅里平衡妾室通房、操持阖府琐碎的事物,逢年过节的时候,进宫请安,处处小心谨慎,唯恐做错了一点。既然如此,那孙女还不如就做了皇后,虽然也要跟那些妃嫔打交道,虽然也要管理后宫事宜,但好歹也算是身处高位,不必处处都低人一头。”

  林老夫人闻言,怔怔的看着自己孙女儿,一时说不出话来。

  而林灼华在稍顿了一下之后,又接着道:“况且,太后温和慈善、皇上刚正仁厚,我若是做了皇后,只要行得正坐得端,太后和皇上必不会为难于我。但我若是嫁入勋爵之家,做了掌家夫人就不同了,一样得操持府中各项事务,可要遇上一个温和宽容的婆婆、同时又不偏袒溺爱小妾的丈夫,哪有那么容易?”

  林老夫人听着自己孙女这话倒也有理,太后却是个宽容温和的人,大约是不会刁难自己的儿媳,而皇上也确实是年轻英俊,又治国有方,老爷子经常跟她私下里赞叹,说皇上治国比先帝强许多,朝堂上下被皇上治理得一派清明,实乃盛世之像。

  放眼望去,无论是相貌还是才华,整个京城的年轻人中,也的确是没几个能及得上皇上。

  若他不是生为皇帝,这样的一位公子,把华儿嫁给他,那是再好不过的良配,可皇宫那地方……终究是太吓人了些。

  虽然华儿说的这话也有理,可……

  “你怎么就知道皇上将来不会特别宠爱某个嫔妃呢?”

  她担心自己将来的丈夫会溺爱小妾,可皇上难道就不会吗?眼下皇上是后宫空虚,看不出什么来,可以后呢?

  “孙女不敢言之凿凿地说十分确定,可祖父也说皇上是一个明辨是非,公正严明之人,这样的人应该不至于会偏袒某位嫔妃。而且,京城那些未成亲的贵门公子,哪一个没有一两个通房,而皇上他的身边却至今都没有一个侍寝的女子。想来,皇上他并非是一个耽于儿女之情的人,这样的人,何至于会特别宠爱以及于偏袒哪位妃嫔?孙女不敢断言说以后如何,最起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祖母担心的事情并不会发生。”

  这话说完,只见林灼华又是冲着林老夫人叩了一头,“既然无论是嫁贵门公子,还是嫁皇上,都要经历同样的事情,那女儿宁愿进宫做皇后,好歹身份尊贵,天下女子,除了太后之外,谁也不敢冒犯于我!”

  林灼华这话说得掷地有声,显然心意已决。

  而林夫人和老夫人半晌都没说话。林夫人觉得自己女儿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女子这一辈子总归是憋屈的,既然反正都是要憋屈,还不如就做了皇后,至少是大顺女子之首,就如同华儿所说的,除了太后之外,也没人敢冒犯她,以后不需要她向别人行礼,只有别人向她磕头行礼的份儿。

  而且,还有一点华儿说得很对,抛却身份之外,要想在京城找到一个跟皇上才貌品性差不多的年轻男子,那也是不容易。

  林夫人心里也不由偏向了自己女儿的决定,所以偷眼去打量老夫人的神情,只见老夫人微皱着眉头,一副沉思的模样。

  她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之前华儿的态度分明不是这样的,怎么偏偏今日进了宫之后,突然就有了这样的大的转变,难道真的是看到那些夫人们之后,一下子就想通了?这不像是华儿的作风。她还是怀疑太后是不是让那位崔嬷嬷跟华儿说了些什么。

  这般想罢之后,她低声对自己的孙女道:“华儿,你不必有什么顾虑,自己家里人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跟祖母说实话,是不是太后让她身边的崔嬷嬷跟你说了什么?你只管说来就是,一家人也能在一起商量商量。”

  “祖母您误会了,真的不是。我只是想明白了这件事而已,并非是太后跟我说了什么。”

  无论林老夫人怎么问,林灼华都是咬定了,太后没有跟自己说任何有关这个的话。其实她的话也没错,太后是没让人跟她说什么,但皇上却跟她说了什么,只是这件事她并不想告诉任何人。

  林老夫人见自己孙女坚持,也就不再追问她什么,“好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了,等你祖父和你父亲回来么,我会跟他们商量一下的,你先回房去吧。”

  其实商量不商量的,现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华儿在这次宫中的诗会上表现地这般扎眼,若是太后和皇上真的定下了华儿,那他们还能怎么样呢?还不得乖乖地把女儿送进宫去?这一入了皇宫,就轮不到他们插什么话了,全要靠华儿自己……

  林灼华也不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之后,也便是告辞了自己的母亲和祖母退了出去。

  待林灼华退下之后,林夫人一边观察着自己婆婆脸上的神情,一边道:“母亲,其实……我觉得华儿说的话也不错。”

  林老夫人心中仍是疑虑不减,此时听得自己儿媳这样说,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再说什么也没多大的用处了,今日华儿在诗会上那一番表现,太后也都看到了。至于最后皇后的人选会落在哪家小姐的头上,那也全是太后和皇上来决定,我们情不情愿的有什么用?只能听天由命吧,最后的结果也不一定会如华儿所愿。”

  林夫人低声道了一声‘是’,也不再说什么了。

  她只是想着,自己这个大女儿打小就懂事,从来没有主动求过什么,而这一次她跪在地上,说自己想要进宫做皇后,林夫人自然是想要成全她。就是担心公公和丈夫会反对……

  华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很了解,虽然今日华儿突然改变了主意是有些奇怪。但方才她说那番话的时候,眼神坚定,语气里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显然是已经下定决心了。而之前每次跟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都是闪躲犹豫,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既然华儿这般说了,那她心里肯定是已经百般考量过了,华儿不像妍儿那样,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想要的东西,从不掩饰,撒娇耍赖的,总是能要到。华儿难得一次说她想要什么,林夫人不忍心让她失望。

  待到自己丈夫回来之后,林夫人立刻将这件事跟自己的丈夫说了,林老爷听完之后,面露惊讶之色,“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说得好好的吗?华儿怎么又突然……?”

  “我觉得华儿那番话也没错,她自己心里想清楚了,就任由她去吧。”

  林老爷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小事情,华儿做不做这个皇后,不仅关系到她自己,更关系到我们整个林家。昨天晚上华儿明明还答应得好好的……”

  话还未说完,就有林老夫人身边的侍女来请林老爷和林夫人过去议话。

  林灼华自从出了自己祖母那里之后,就回到房间里,坐在窗前绣一座插屏,看起来倒也平平静静的,跟平常时候并无什么不同。

  天色暗沉下来,林灼华的侍女将烛台点上,一边开口劝道:“小姐,天色暗了,费眼睛,明天再绣吧。”

  “嗯。”林灼华低声应了一下,便是将手中的针线放了下来。

  其实她从皇宫回来之后,内心里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绣这个插屏也是为了让自己静静心。只是她这厢才刚刚站起身来,想要出去院子里走一走,就看到自己的妹妹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这并不是林灼妍第一次闯进自己姐姐的房间,但却是第一次这么脸色铁青地闯进自己姐姐的房间。

  林灼华并无意外,她知道自己选了这条路以后,肯定要面对着一天的。此时只是像寻常一样地开口道:“妍儿来了?现在还不到饭时,先在我这里坐会儿吧。”

  林灼妍此时脑袋里嗡嗡响,全然听不到自己姐姐到底说了什么,只是铁青着一张脸,用质问的语气问林灼华:“姐姐想要进宫做皇后,是吗?”

  林灼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身旁的侍女,那侍女会意,立刻低着头退了下去,同时将屋外候着的几个侍女也一起给带远了些。

  而林灼妍只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昨天晚上祖父将姐姐给叫了去,祖母、父亲、母亲都在,却唯独不许自己一起过去。

  今天在皇宫的诗会上,姐姐锋芒毕露,风头无两,跟之前在猎场时候的沉默寡言完全不同。离开皇宫的时候,她就听见有人在说,今日姐姐的三首诗作得那么好,最后定下的皇后人选八成就是自己姐姐了。

  姐姐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次太后办这个诗会是出于什么目的。

  所以回来的这一路上,林灼妍都是心事重重的,全然没有了平日里说笑的心情。

  回到家中之后,祖母又将姐姐单独叫了去,跟母亲她们三个又是不知道说了什么,还是不肯让自己知道。

  等到父亲和祖父回来了,祖父又将父亲和母亲叫了过去……他们究竟在商量什么,为什么要独独瞒着自己?

  所以林灼妍就悄悄过去偷听,结果却听了到让自己震惊不已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