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渊]的全部小说

未婚妻你是魔鬼吗 未婚妻你是魔鬼吗
作者:程渊
简介:
    传闻谢家小少爷自幼眼高于顶,清冷矜贵,从不屑让异性近他身侧半步。 直到某天,学校空降了个肤白貌美的小妖精。 这小妖精还是他十八年素未谋面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第一次,柳淼淼用马鞭挑起谢灼的下巴,红唇一勾:“喂,反正你将来也是要娶我的,不如现在就从了我吧。” 他目光凉薄,嘲讽地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 没多久,谢灼便眼睁睁看着自己未婚妻上了隔壁班王八犊子的单车后座。 还他妈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那晚谢灼狠狠抽了三包烟。 放学后,他把柳淼淼堵在巷子口,声音冷冷的,散发着百年陈醋的味道:“你和那男的在一起,他能给你什么?” 柳淼淼说:“他骑车载我上学,给我买牛奶,还帮我写作业。”顿了顿,又补了句,“比誓死不从的某人好一百倍。” 谢灼盯着她看了三秒,然后俯身,用力吻住了她的唇: “和那男的断了,老子把命都给你。” 拔带无情人渣小公举VS口嫌体直清冷小少爷 -校园+都市 -学校和娱乐圈背景均为架空
是你先动心 是你先动心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原创不易,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 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 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 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2.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3. 只有明晞知道,顾霭沉斯文冷淡的表象下,骨子里藏着怎样凶狠的血性。 离别前夜,顾霭沉将她压在墙上,一遍又一遍,缠绵撕咬她的唇。 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明晞,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很多年以后,明晞还清楚记得,那晚窗外暴雨倾盆而下。 她看见少年眼眸漆黑,有野兽般的狠。 唯独吻落她的唇时,异常温柔。 斯文败类VS没心没肺 -夜长路漫,你是我唯一的光。 1.校园+都市,社会背景半架空。 2.文中涉及学校,人物,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预收文案】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
是你先动心(主角:明晞顾霭沉)(作者:程渊) 是你先动心(主角:明晞顾霭沉)(作者:程渊)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原创不易,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 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 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 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2.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3. 只有明晞知道,顾霭沉斯文冷淡的表象下,骨子里藏着怎样凶狠的血性。 离别前夜,顾霭沉将她压在墙上,一遍又一遍,缠绵撕咬她的唇。 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明晞,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很多年以后,明晞还清楚记得,那晚窗外暴雨倾盆而下。 她看见少年眼眸漆黑,有野兽般的狠。 唯独吻落她的唇时,异常温柔。 斯文败类VS没心没肺 -夜长路漫,你是我唯一的光。 1.校园+都市,社会背景半架空。 2.文中涉及学校,人物,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预收文案】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
是你先动心(主角:明晞顾霭沉) 是你先动心(主角:明晞顾霭沉)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原创不易,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 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 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 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2.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3. 只有明晞知道,顾霭沉斯文冷淡的表象下,骨子里藏着怎样凶狠的血性。 离别前夜,顾霭沉将她压在墙上,一遍又一遍,缠绵撕咬她的唇。 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明晞,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很多年以后,明晞还清楚记得,那晚窗外暴雨倾盆而下。 她看见少年眼眸漆黑,有野兽般的狠。 唯独吻落她的唇时,异常温柔。 斯文败类VS没心没肺 -夜长路漫,你是我唯一的光。 1.校园+都市,社会背景半架空。 2.文中涉及学校,人物,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预收文案】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
明晞顾霭沉是你先动心 明晞顾霭沉是你先动心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原创不易,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 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 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 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2.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3. 只有明晞知道,顾霭沉斯文冷淡的表象下,骨子里藏着怎样凶狠的血性。 离别前夜,顾霭沉将她压在墙上,一遍又一遍,缠绵撕咬她的唇。 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明晞,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很多年以后,明晞还清楚记得,那晚窗外暴雨倾盆而下。 她看见少年眼眸漆黑,有野兽般的狠。 唯独吻落她的唇时,异常温柔。 斯文败类VS没心没肺 -夜长路漫,你是我唯一的光。 1.校园+都市,社会背景半架空。 2.文中涉及学校,人物,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预收文案】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
明晞顾霭沉 明晞顾霭沉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原创不易,喜欢请支持正版。) 1. 十七岁那年,明晞家里多了个哥哥。 少年肤白,眉目清润俊秀,好看得让女孩子都嫉妒。 一双眼睛却漆黑幽深,不带任何温度。 明晞练完舞,松开脚踝舞鞋系带,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沉哥哥。” 2. 顾霭沉曾以为,明晞是那种乖得不能再乖的女孩子。 出身优越,成绩出众,会弹琴跳舞,长着人畜无害的清丽脸蛋儿,标准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配置。 直到那天放学,他看见明晞倚在路边树下抽烟。 神情悠然,姿态熟稔,还顺手折了张满分的英文试卷垫烟灰。 明晞看到他一愣,下意识把烟往身后藏:“你别告诉我妈。” 顾霭沉淡淡看她一眼。走到她身边,从裤兜摸了盒烟,夹出一根咬在唇间: “有火么,借个火。” 3. 只有明晞知道,顾霭沉斯文冷淡的表象下,骨子里藏着怎样凶狠的血性。 离别前夜,顾霭沉将她压在墙上,一遍又一遍,缠绵撕咬她的唇。 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明晞,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很多年以后,明晞还清楚记得,那晚窗外暴雨倾盆而下。 她看见少年眼眸漆黑,有野兽般的狠。 唯独吻落她的唇时,异常温柔。 斯文败类VS没心没肺 -夜长路漫,你是我唯一的光。 1.校园+都市,社会背景半架空。 2.文中涉及学校,人物,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接档文《蔷薇花开了吗》预收文案】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
蔷薇花开了吗 蔷薇花开了吗
作者:程渊
简介:
    接档文《绝对臣服》,专栏可见 —— 【正文已完结】 1. 柳明修八岁那年,家里来了个小姑娘。模样白嫩,大眼长睫,活脱一只成精的洋娃娃。 什么都好,唯独一脸的冰冷叫他格外不爽。 柳明修站在琴梯上,双手插兜,姿态高傲地命令:“喊哥哥。” 谢蔷面无表情,不屑轻哼,扭头就走。 2. 从小柳明修就知道,谢蔷是家族官方指定的未婚妻,非娶不可。 旁人问:“听说你以后要和谢蔷结婚,是不是真的?” 柳明修冷哼,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放他妈的屁,你看看她那张冰山脸,我要娶她,我就是狗!” 直到某天,有人冲进课室撕心裂肺地喊:“柳明修!不好了,你媳妇跟人跑了!” 那年谢蔷十六岁,和隔壁班班草早恋,手挽着手从柳明修面前经过,柳明修当时就发了狂。 3. 在谢蔷印象里,柳明修是骄傲的,天上地下唯他独尊,从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晚柳明修却喝得烂醉,红着眼把她堵在墙角,“我要你立刻马上,和那个奸夫分手!” 谢蔷手抱身前,懒洋洋地抬眸,“那天你说,你要是娶我,你就是什么来着?” “……” 柳明修闭上眼,话语艰涩:“我错了。” “嗯?” 所有的年少轻狂,终于在那一刻溃不成军。 柳明修低头用力吻上她的唇,“老婆,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谢蔷依然记得,那晚月色真美,小巷里的狗叫声经久不绝。 人渣纨绔VS冰皮美人 1.社会背景半架空,文中涉及人物、学校、企业背景均为虚构。 2.男女主角均已成年。 3.剧情仅为人设服务,主角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小说仅供消遣,请勿上升现实,更不要上升作者本身,相互尊重,理性看文,非常感谢。 【接档文《绝对臣服》预收文案】 1. 慕嫣做了陆烬三年的地下情人。 只有慕嫣自己心里清楚,陆烬对她只有游戏,没有爱情。 2. 一夜春宵后,慕嫣在镜前穿衣,陆烬从身后抱住她,低头暧昧地亲咬她的耳垂。 慕嫣却挣开了他的手。 半晌,慕嫣看着他,对他说:“陆烬,我们断了吧。” 3. 人人都说君域集团陆总矜贵狂傲,生性冷血,身旁女人多如玩物,却从未对谁真正动过情意。 慕嫣是他历任最长的一个女人。 就连陆烬自己也以为,会和慕嫣一直把这样的关系维持下去。 陆烬问她原因。 慕嫣轻笑着说:“年纪大了,要找个豪门嫁了,生两个孩子,继承对方的千亿财产,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陆烬挑眉反问:“我难道不是豪门?” “那怎么一样?” 慕嫣缓步走到他面前,轻薄的纱裙随风飘动,勾勒一双白皙长腿若隐若现。 她的手轻放在他心口,扬眼看他,如娇如媚: “陆总,您是没有心的。” 步步为营布下天罗地网坐等狗男人栽坑里的心机大美人VS腹黑阴暗占有欲超强大BOSS -强强,男渣女渣 -成年人的游戏,认真你就输了:) 作者微博:程渊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