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风动]的全部小说

奉旨撒娇 奉旨撒娇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公告】:日更,每晚六点。参加了比赛,1霸王票/营养液=一票,请多多支持呀~ 玉旻新收了一个小伴读。 性子安静,奶乖奶乖的。因是罪臣之子,长得又好看,抄家的人说抓去当小太监可惜,于是送来废太子这里。 大殿清寂,一杯茶分两个人喝,一碗饭分两个人吃。玉旻慢慢教他:言不必称殿下,行不必谦卑温驯,不必把自己当下人。 小家伙扒着他的衣角问:那当什么? 玉旻眉眼冷淡:当君之臣。 十年后,小家伙被宠成了一只作威作福的小嗲精。新帝继立,玉旻说:以后不必当君臣。 小嗲精(瓜子都吓掉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 玉旻:来当朕的皇后。 本以为是一场不作数的神婚,小家伙痛定思痛,跑出去又被抓回来,回来时肚里还揣了崽崽。 只能乖乖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少失怙恃,性淡雅致,朕甚爱之,独不爱相敬如宾、君臣有别之礼,令皇后每日撒娇三次,加以改正,钦此。” 1.面冷心冷宠妻狂魔帝王攻x奶乖可萌暖心小美人受。攻受都有盛世美颜,先婚后爱甜宠无虐。 2.排雷:生子,涉及微量东方玄幻元素。胡说八道向宫廷架空文。 3.弃文不用告诉我,谢谢。 【下一本】《小军师[双重生]》预收,文案如下: 雪怀给云照卖了一辈子命,陪他登上帝座,辅佐他治理天下,最后战死沙场,还要在帝王口中落得一个“军师无能”的名号。 死后骨灰被云照放在床头,没事松松土。 听说这事后,雪怀气得离开奈何桥,打翻孟婆汤,当了一只阴魂不散的阿飘,准备去云照床前吓人。 却看见了冷酷不可一世的帝王对着他的骨灰,哭得浑身发抖。 七年后,云照死了。雪怀没等到他,自己却重生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十五岁,那年初遇,两个少年立誓结盟,踏碎九州。日后的人间帝王黑发黑袍,立在庭院中看他。 他说∶“我叫雪怀。” 少年说∶“我是云照。” 雪怀觉得重生后的剧本不一样了—— 因为那个向来不会笑的冷酷少年眼眸漆黑,努力再努力,对他露出了一个有些笨拙的微笑。 1.双重生,治愈弥补向小甜文 2.待定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和暴君一起重生了[修真]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雪怀给云错卖了一辈子命。 为他逃家,为他提刀,为他战死沙场,最后还要落得一个“护法无能”的名号。 死后骨灰被云错放在床头,没事松松土。 听说这事后,雪怀气得当了一只阴魂不散的阿飘,准备去云错床前吓人。 却看见冷酷不可一世的帝尊对着他的骨灰,哭得浑身发抖。 还没摸清楚情况,他啪叽一下重生了。 他想:好像有点惨,这辈子绕着老大走吧。 雪家被宠到大的乖巧小少爷转了性,听家人的话,跑去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修行。 可修行的那个初春,避之不及的那个人突然出现,将他堵在了梨树下:“听说你功课好,帮我写先生的课业,可以吗?” 少年锐利如刀,努力再努力,对他露出了一个有些笨拙的微笑。 * 今夜有雪乎,今夜无雪乎? 唯梦闲人不梦君。 1.双重生,阴鸷偏执年下攻x总是被逮(?)盛世美颜受 2。是大家熟悉的味道,酸酸甜甜甜甜甜甜甜甜苏。互宠,攻宠受偏多,深度攻/受控慎入。 3.去留随意,看文随缘,还请口下留情啦~ 【预收1】《霸道肥啾的小逃妻》: 容仪开办天庭幼儿园,重点培养了一只肥啾,据说是下一任的浮黎帝君。 圆润可爱萌到炸,还会用肚皮蹭他的脸。 肥啾:“我的理想是尊师敬长。” 容仪:“真乖。” 貌美如花的容仪仙尊,在清冷持重了上百年后,猝不及防地被人睡了。 春宵一度。 睡之前,身边是圆滚滚的一坨小胖鸟。 醒来后,身边俊美冷酷的男人早有准备,递给他一纸婚书,认真地说:“老师,我尊敬您,来当我的帝后吧。” 他跑路了。 这辈子他不要再相信白弈说的任何一个字。 *你是我唯一的理想。 【预收2】《被总裁天凉王破之后》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吹彩虹屁的古代神官,巫寒发现一本名为《绝恋:总裁大人的明星娇妻》的小传乱入了他们的时代。 他怀着敬畏之心偷偷看了许多遍,得出结论:文中的总裁是个傻子。 然后他穿进了这本书里——成了勾引总裁不成反被破产的十八线炮灰。 “天凉了,让巫氏破产吧。” 落地窗前,男人挂断电话,抬眼看了看眼前瑟瑟发抖的漂亮少年,伸手扣住他的下巴,笑得又冷又坏。 “现在,你还想跟着我么?” * 巫寒哭了。 为什么这个邪魅狷狂的男人长得这么像他原来不苟言笑的顶头上司,大祭司祝川啊! 神经病啊!
轮椅暴君的白月光[重生] 轮椅暴君的白月光[重生]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V章掉落红包啦~谢谢大家支持。 【年下修真】 【清冷固执小美人受】x【阴鸷凶狠世子攻】 宁时亭追随晴王顾斐音十年,为他退婚,为他放弃坦荡仙途,弃刀入府。 年纪轻轻的无名无分,最后被一杯毒酒赐死。 重生回十七岁,他放下执念,只求一封放妻书。 府上时光寂寞,只有他与残废的少年世子同住屋檐下,井水不犯河水。 知道日后顾听霜会逼宫弑父,成为一代暴君,也知道这孩子生母早逝,少年辛苦。 便也会悉心教导,温和陪伴,期望他能多一点安和,少一点暴戾。    却没想到,那年夏天,他在院中闭眼乘凉,听见下人催世子选妃。 书房拐角,轮椅上的阴鸷冷漠的少年冷笑说:“要什么世子妃,我只要院子里的那一个。”    “他的放妻书,我来写。” “再嫁的婚书,我来下。” 重来一世,不料成了暴君白月光,冷漠心尖上一粒朱砂痣。 * 顾听霜十岁那年,生母去世,灵根被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生活。 十四岁时,父亲接“恩人”入王府,新房设在旧人房中。 当夜,他提刀闯入,阴沉的嗓音勃发怒意:滚出去。 年轻人取下盖头看他。 眼神清透,安静恬美。 此后十年,他成为他心里唯一的执念。 为他修行,为他入世,为他提刀入命,斩断因果。 只因他是照进生命里仅剩的光。 我见你时,十年听霜。 我见你后,春风化雨。 恋爱治愈流,还是原来的味道,主甜,偶尔玻璃渣,八分糖两分刀。 充满求生欲的划重点: 【受没有名分,和攻爹也不存在任何恋爱和婚姻关系】 【放妻书只针对渣爹前世没有践行的“婚书”】 【攻受年龄只差三岁,不存在任何抚养关系】 【接档文·暂定】求个预收。《被白狼神抢婚后》专栏可见。 【盛世美颜清冷银狐犬受x活了几万年的白狼神攻】 作为一只进化不完全的银狐犬,林湛卢从小就被教育,要将自己的一生献给联盟。 十岁进入联盟七处,十五岁被评为星际第一美人,十七岁能扛光子炮灭虫族一个旅,十八岁听从议和条件,被送往帝国联姻,为万人耻笑。 * 预言中,只有上古白狼神降临,才能解决虫族危机。 一爪子拍下去,人类最强实验体,卒;两爪子拍下去,最强霸王虫,卒。 人类为白狼神建立庙宇,奉上贡品,希望能获得狼神庇佑。 白狼神:与我无关。 联盟帝国争相讨好,民众日夜朝拜。 白狼神:我在找一只漂亮的小母狼,毛要白的,公的也行。 白狼神出门遛弯,正撞见一桩婚事告吹,捡回来一个小美人。 * 小美人婚服残破,伤痕累累。睁开漂亮的眼睛时,看见了一张俊秀的脸,苍色的狼眼锐利而沉默。 我为驯服你轻咬上你鼻尖,而眼前你眸中倒影清泉。 【言情预收】《穿成暴君心尖刺》 【年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冷美人小姐姐x可狼可奶腹黑少年天子】 楚醉少年成名,一本少年燃向漫画《少年天子》红出天际。 漫画中亦正亦邪的主角萧拟,很快被扒出原型是她青梅竹马的总裁老公,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所有人都以为狗粮能再吃十年,然而三十岁生日当天,楚醉毅然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当晚,她穿到了自己的漫画中,成了一个即将嫁给萧拟……并死在新婚当夜的白莲花小炮灰。 由于剧本走无CP路线,所以作为和萧拟搭边的女性角色之一,此生注定众人欺凌、家门破落,死于非命。 楚醉:……玩我?来,姐姐陪你玩。 众人惊恐地发现,楚氏那个病弱小百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钮祜禄·楚醉! 被关在宫里没关系,养几个清秀小太监也是一样的快乐。 不能网上冲浪也没关系,在后宫连载小漫画也是保命之道。 进可宅斗升级手撕言官,退可风光霁月调戏遍天下美人,有这样的神仙生活,还要什么前夫! 某一日,她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向一干妃嫔大谈风月之道:“我喜欢什么样的?总之不是陛下这样的,我吃过亏。” 当天晚上,淡漠温雅的天子把她抵在床头,咬着耳尖沙哑地笑:“姐姐,朕让你吃过什么亏?” “这辈子朕算计所有,唯独没让你吃过亏。” 宫闱帐暖,烛火摇动。 少年天子用尽此生的小心翼翼,亲吻女孩安宁的睡颜。 【你至死年少, 我爱你年少轻狂,也爱你容颜垂老。】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内地简体出版签约@知音动漫】 【化学奥林匹克竞赛文,沉静乖崽受X张扬撩神攻,双学神带差班差校逆风翻盘】 鹿行吟长在江南小镇十五年,突然成了豪门流落在外的亲生子。 * 面对这个“小地方来的的成绩差”、“教育资源跟不上”、哪哪都比不上真豪门贵族的亲生子,霍家养子跟人商量了一下,笑靥如花地给这小土包子送了一套五三:“给,你原来家里那么穷那么落后的地方,一定没买过成套的教学资料吧?刚过来成绩跟不上的话,不要灰心。” 鹿行吟抬起眼,乌黑的眼眸沉静如水:“谢谢。” 这时候,他们才看见鹿行吟手边陈旧的书籍: 英文原版《March有机化学》 英文原版《有机反应机理的书写艺术》 …… 顾放为从小一路学神,一双桃花眼散漫风流,从来没把任何人放进眼中。 尤其是鹿行吟那种只会死读书的小土包子,除了听话什么用都没有。 ——直到他为班上同学出头,被教导主任满教学楼逮的那一天。 小小的仓库里狭路相逢,面对教导主任明晃晃的手电灯光,鹿行吟把他往实验台边一塞,镇定地说:“打架的不是他,我约他到这里,想对他表白。” 顾放为:“???” 好学生你人设崩了! 后来—— 顾放为:“同桌你好,听说你要对我表白?什么时候?我想准备一下。” 鹿行吟:“不用准备。顺手一帮,不必当真。” 顾放为:“………………” * 天才非我,天才在众生中。 与其孤身迷途,不如直视山巅。 那里群英荟萃,星光闪耀。 1.竞赛狗的快乐文,我CP天生一对天下第一。受追攻,后期攻追受,糖刀七三分。习惯双苏,我流追妻,攻控及受控慎入,极!端!控!控!快!跑!放过你我他,快乐千万家。 2.主写校园,剧情会结束在IChO双金牌和高考之后,不会点亮科技树冲出宇宙,不解哥猜不震惊世界没有逼格,他们是普通的会努力的孩子。 3.竞赛线参考+架空国内15年以前的奥林匹克竞赛和高考环境,看见有评论在说所以高亮一下!!不要因一本书而产生学竞赛的念头,如今竞赛与强基计划挂钩请谨慎考虑性价比!!作者学渣国初即退役,为戏剧冲突会有大量现实基础上的设定调整,竞赛各省政策以及竞争强度都不同,所以争论X省高二生不能进省队/XXth省东道主金牌人数/X省不用你们这个竞赛辅导书/X年才政策改革……等没有意义,请知悉。 4.作者不保证日更频率,一切以写作状态为优先。介意的可以缓缓等完结~ 祝看文愉快~啵唧 【预收1】《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破镜重圆》 程不遇从小患情感缺乏症,没有感情。 妈妈去世,毫无波动;被豪门生父赶出家门,一声不吭。 后来长开了,落成一副绝色容颜,风光霁月。 在一次校园舞台剧上,他第一次发现,入戏后的自己可以靠角色体验正常情感。 尽情想角色所想,狂热爱角色所爱——直到下一场戏。 世人称他千面天才,亲爹跪着求他代言,人人为他疯狂。 非常有趣。 * 顾如琢曾有三年时间和程不遇同住一个屋檐下。 来寄宿的家伙是只披着羊皮的小狼,夺人宠爱,出身不正,三魂七魄都透着恶心下作。 更可恶的是,他硬着头皮陪他出演一次校园舞台剧后,程不遇居然胆敢喜欢他! 甩了人还羞辱对方一顿后犹觉得不够,出国冷静了两年,发现——冷静没用,自己动心动得砰砰响。 小顾总于是飞回国,穿着定制西装,带着不苟言笑的冷峻面容,亲自下场和程不遇对戏—— 看见对方下戏后含情脉脉的眼神,顾如琢觉得:破镜重圆稳了。 * 后来的小顾总:#妈妈问我为什么哭得像一个开水壶##我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他!##你不许和他对戏!##你只能和我对戏!!##算了你别演戏了,求求你让我养你吧呜呜呜哇哇哇!!# 吃瓜群众:#顾总,哥哥的个人资产可能比你多。# 【预收2】《万人迷修无情道》 林雪藏十八岁那年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有一副人人为之疯狂的绝世容颜,冷淡除尘,修无情道。 飞升前夕,他突然被贬下凡——成了现代一个拿齐狗血烂俗剧本的小可怜。 * 风水豪门林家的亲儿子找回来了。 之前被当宝贝从小宠到大的林雪藏一夜之间成了私生子,从“聚宝盆转世”转被判为天煞孤星命。 爹妈要他滚出去睡马路,未婚夫客客气气地前来退婚,众人赶着落井下石,生怕和他沾上半点关系。 林雪藏:fine。 当天晚上,林雪藏在天桥底下支了个卦摊。 ——离飞升只差一步的转世仙君摆摊算卦是什么体验? ——谢邀,类似让最先进的AI做小学算数。 ——看着风水界的人拼命斗法辩论是什么感受? ——林雪藏:“很感动。” 众人发现,离开林家之后,林雪藏和他身边的人反而混得风生水起。 名人大佬哭着排队求算命,连中127瓶“再来一瓶”…… 林家介绍会当天,风水界一向秘不出山的大魔王傅成蹊更是到场提亲,直说要见林家那位天煞孤星命。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傅先生表示:“所谓孤星,天不愿他为人间世故所困,为七情六欲所扰。他是——天道所爱之人。” 林雪藏:“已读。”
假死后大佬们抢着当我未亡人 假死后大佬们抢着当我未亡人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倾城绝世养生富贵花X病娇偏执小狼狗】,年下,虐渣万人迷向,文案待补充。20201001开预收截图存档。你是凤凰,天界富贵花。身有能重启天地的凤凰骨,如来佛祖都要尊你一声“明行尊者”。你有过三个徒弟,一个六界新魔,一个神国皇帝,一个无相佛子。三个都冲着你的凤凰骨而来。你知道这一点,所以给自己留了一个死遁的结局。功成身退后,搂着各路美人在怀,享受其余孝顺徒弟的关照,领着梵天最高退休金以及佛祖给的任务抚恤金——凤生无憾也。*仙史载,三界争夺凤凰骨的那一天,凤凰明尊引凤凰火淡然一笑,自裁于九天之上。无相佛子入魔,神族少帝消失世间,魔界至尊一夜白头。千年过去,那些人眼里的时间仍被划分为二。他死之前,他死之后。排雷:*更新不定时,状态差会请假。*受老色批,前任无数,洁党勿入。攻分法相、本相、魔相三相,不剧透的前提下,大家可以自行对号入座。*分上下两卷,试探新风格,所以会从故事开始写起,大家没耐心也可以等等养肥~*全员美强惨,比惨是比不了的,【攻控受控勿入】。我CP天生一对天下第一。*快乐文,我知道我在写什么,谢绝写作指导。祝看文愉快~立意:曾有的道义坚持不灭,追逐浮沉中本心未亡
销魂 销魂
作者:不是风动
简介:
    【周更】宁时亭追随晴王顾斐音十年,为他退婚,为他放弃坦荡仙途,弃刀入府。年纪轻轻的无名无分,最后被一杯毒酒赐死。重生回十七岁,他放下执念,只求一封放妻书。府上时光寂寞,只有他与残废的少年世子同住屋檐下,井水不犯河水。知道日后顾听霜会逼宫弑父,成为一代暴君,也知道这孩子生母早逝,少年辛苦。便也会悉心教导,温和陪伴,期望他能多一点安和,少一点暴戾。  却没想到,那年夏天,他在院中闭眼乘凉,听见下人催世子选妃。书房拐角,轮椅上的阴鸷冷漠的少年冷笑说:“要什么世子妃,我只要院子里的那一个。”  “他的放妻书,我来写。”“再嫁的婚书,我来下。”重来一世,不料成了暴君白月光,冷漠心尖上一粒朱砂痣。*顾听霜十岁那年,生母去世,灵根被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生活。十四岁时,父亲接“恩人”入王府,新房设在旧人房中。当夜,他提刀闯入,阴沉的嗓音勃发怒意:滚出去。年轻人取下盖头看他。眼神清透,安静恬美。此后十年,他成为他心里唯一的执念。为他修行,为他入世,为他提刀入命,斩断因果。只因他是照进生命里仅剩的光。我见你时,十年听霜。我见你后,春风化雨。恋爱治愈流,还是原来的味道,主甜,偶尔玻璃渣,八分糖两分刀。充满求生欲的划重点:【受没有名分,和攻爹也不存在任何恋爱和婚姻关系】【放妻书只针对渣爹前世没有践行的“婚书”】【攻受年龄只差三岁,不存在任何抚养关系】立意:十年饮冰,难凉热血